輪迴的科學證據(1)

 

在現今科學昌明的年代,近數十年之間,在西方已經有很多著名學者,對「輪迴」的個案進行多方面 的研究,而其中一位對 「 輪迴」硏究有30多年經驗的 著名學者 ,就是冰島大學心理 學系榮休教授喀魯臣博士(Professor Haraldsson)

 

喀嚕臣教授

喀嚕臣博士曾經在權威之科學學報上,發表過多於—百篇之學術論文及研究報告,研究有關靈異及超常等現象,並積極致力於「靈異」「超越人格」 等硏究課題。自上世紀之八十年代後期,喀嚕臣教授致力於研究在斯里蘭卡黎巴嫩等地的具前生記憶之兒童個案。此等個案數量多達大約一百個喀嚕臣博士並且以這些個案作出了深入的心理學研究。

喀嚕臣教授的研究問題環繞著:那些宣稱具有前生記憶的人,是否可以被證實或被否定呢?這些個案硏究能否經得起一些或—系列徹底的審核呢?這些審核又如何地去解釋這些個案呢?而那些宣稱有前生記憶之兒童,在心埋上會否與其他之兒童有何不同呢?

有關這方面的研究,喀嚕臣教授曾與美國維珍尼亞大學醫學院之史提芬遜(Professor Ian Stevenson)教授,作全面及通力的合作。而史提芬遜教授更是這方面研究之權威及表表者,曾於全世界多個國家進行前生記憶之研究達數十年之久。

喀嚕臣教授對「輪迴硏究」有30多年之實驗經驗,並以科學方法論證 「 輸迴」之分析喀嚕臣教授有五本書籍著作,並且已經翻譯成多種又字,最普遍為人所知悉的包括與加里士.奧西斯合著的《臨終時刻》,內容是基於大量臨終病人所目睹的景象而作出的研究,這是一部有關「臨終顯像」的罕有著作。

另一部為《奇蹟作標誌》,內容是有闕印度 「神人」 薩非亞.世巴巴所聲稱的奇蹟現象的詳盡硏究。此外,他亦對民間有關遇見亡者、鬼物、幻象等有大量的研究工作。

喀嚕臣教授的眾多經過驗證的個案裏面,其中只有兩個特別個案提及他們可以記憶起死亡後,以至投胎之前的死後世界景象。雖然我們不可以直接訪問巳經進入死亡的人仕,但我們可以從這些經過喀嚕臣教授驗證的真實個案裏面,得到肯定的生命歷程啟示。這些啟示,將會對人類的未來路向,產生很大的影響。

第一個個案

這個個案的主角是— 名小女孩,名叫潘念瑪(Purnima),是一個有「與前世死亡傷痕對應今生胎記」的女孩。她記得自己前生是一名男士,名叫普利華,死於交通意外。潘念瑪告訴我們,他死後的精神身飄浮在半空中,並且發現有很多同類的人士,與他一樣飄浮在半空中。

他的精神身跟隨著他的家人好—陣子,並未離開,他注意到家人的哀傷。潘念瑪記得曾參加家人為他舉行的喪禮。在喪禮中搭起火葬柴薪時,他也在場。他所看到的環境,是幽暗模糊的,光線很微弱。他能察覺到這些,她説他活在一種幽暗的環境當中

他一直觀看喪禮,直至整個喪禮完結。之後他發覺環境開始變暗、視野及意識都模糊了。當他回復清醒時,他見到—點光明,於是他便走向那片光明,結果發覺自己出生了,又再次獲得新生命。而新生命變成了一個女性,身體上還有著「胎記」 ,與上一世引致死亡的傷痕位置是一模—樣的。

這個個案很清楚地向人類啟示了—個重點,就是 「死後世界」與「重獲生命的投胎」 ,確實有人類曾經經歷過。如果再綜合—人批數以十萬計,曾經死過翻生,經歷過死亡的「瀕死體驗者 」 所提供的證據, 「死後世界 」 的存在,已經無庸置疑,開始被人類所重視及認識

現在先看—看訪問喀嚕臣教授的內容,與及喀嚕臣教授對這個特殊個案的部份描述,以了解「死後也 界 」 的存在證據。(問者為觀眾,答者為喀嚕臣教授。)
問: 「教授,從佛教的觀點,我們固然對死後至投生前那段時間所發生的事情很感興趣。請問在您過往的研究經驗中,有沒有遇到一些個案,其中之主角能活靈活現地描述在該段時間發生了甚麼呢? 」
答: 「在我的研究當中,只有兩個個案之主角, 曾經提及他們死後至投生前所發生過的情況。而我前面提及的男孩,他聲稱前生是—位高僧,他記得他曾與天人在一起。另外一位少女,潘念瑪(Purnima) 死於交通意外,就是那個有胎記的女孩。她告訴我們,她跟隨著她家人好—陣子,她亦注意到家人的哀傷。…在喪禮中搭起火葬柴薪時,她也在場,她所看
到的場景,是幽暗模糊的,光線很微弱。她能察覺到這些,她説她活在—種幽暗的環境當中。突然間,她看到—些光,她説她便逕向那裏去,如此這般她便投生了。…在光中,她覺得是她父母或諸如此類。她看
到光,之後便投生了。 」

以下是喀嚕臣教授對這個特殊個案的部份描述(從英文中翻譯)
潘念瑪(Purnima)的個案。她是個漂亮及很好的女孩,她於1987年生在斯里蘭卡中部之小鎮畢卡牟那。她在大概兩三歲時,開始講述她前生是死於交通意外的。她前生從事製造香枝,是香枝的生產商。

她前生和家人都是以生產香枝為業的,之後她死於交通意外,她是—位香枝的生產商。她㩗著香枝前往市集,在這裏她有—些證供。她(今生)的父親是畢卡牟那一間學校的校長。那時,來了一位從另一頗遠地方,名叫加蘭利雅小鎮前來工作的新教師。 一晚,斯里蘭卡電視台播影—套紀錄片,有關加蘭利雅的一座寺院,這是在斯里蘭卡很有名氣的。人們經常到那裏朝拜,是—座古剎。女孩説她(前生)曾在流經加蘭利雅的河流之對岸生活,那是—條大河,寺廟建築就正在該河之岸邊。那加蘭利雅來的教師便想到: 「何不讓我們去查探是否在加蘭利雅有賣香之商人,在運香往市集途中遇車禍而身亡呢?」

那替女孩父親工作的教師,於是渡河尋找晏碧喜加塔必查牌香枝的生產商。女孩曾提及之前她是生產晏碧嘉加塔必查牌香枝的。只有她們在販賣的香枝才有這些牌子的。那男子(即女孩潘念瑪之前身)騎腳踏車在運送香枝前往市集途中意外身亡,肇事是—輛大汽車。

蘇曼那斯里(教師)在河的對岸找到三個人,曾與售賣香枝生意有連繫的。其—是香枝的生產商和經銷商。另—人在早前曾製造過香枝,但其後却變成了酗酒者,再沒有經營此行業。另—人名威捷斯里,他生產晏碧嘉加塔必查牌香枝,—如女孩所説。他之前有—拍檔,擁有製香工場,合作生產香枝。這兩人烕捷斯里普利華,是襟兄弟的親戚關係,十分密切,亦是家族式的事業。他們生產晏碧嘉加塔必查牌香枝。他的柏檔普利華在乘腳踏車送香枝前往市集途中身故。

圖中出現的包裝是晏碧嘉,另 —是加塔必查包裝。它們各別皆有同—字體的標示,這是你們可以理解的,這與女孩的供詞完全吻合。而潘念瑪在她左胸有—片很大的「胎記 」 ,她並不常提起的,而只有她的母親注意到。當我們去調查這案例時,我們要確實知道普利華的死因。因而我們前往法院翻查該案,毋為這是—件刑事案件,由巴士司機之不當駕駛所導致的。這是我們找到的驗屍報告,有關其身體的描述。巴士的尾部輾過普利華,而特別這部份有很多折斷了的肋骨。我們亦看看這是驗屍報告的其中—部分,普利華的(折斷)肋骨是在左邊,主要的創傷正是在左面那處,亦是女孩有「胎記 」 的地方

這些案例中之其中一個特點,就是有「胎記 」 的兒童們,似乎對應著其前生死亡的方式,例如這個案例,是頗為罕有的案例,比孩童們所講述有關其前生的還更加罕有。因1為在此案例,便有這種情況(胎記)。另一點我們經常發現,這些孩竟們有恐懼症,是對其描述死時處境的恐懼。當他們敘述其前生記憶時,例如你們所見過的另一女孩戴露絲那,她便對於橋樑和水或河流有溺水的恐懼

我不打算對這些作一一論述,太花時間了。但其中之四項證供已被認証為正確的,而有三項則是不正確的,但對整個個案並非要點。但其中之另外三項,仍然不能決定是對還是錯。這案例按日期編次,我們發現那香枝生產商普利華,他是生於1949年而終於 1985年4月。潘念瑪她是生於1987年8月,是普利華身故後之兩年有多。」
在了解這些個案的真實內容之後,我們可以很清楚地明白, 「 死後世界 」 與「再次投生」 的存在,因此我們今生的人生目標,不應該只放眼在金錢或者物質的追求之上,而是應該切切實實地提昇在生時的精神狀態.為死亡之後的下一場危險旅程作適當及充份的準備。

返回「生命提昇」頁面觀看更多「生死教育」精選文章

前往「本會出版」頁面了解更多「生死教育」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