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迴的科學證據(1)

 

在現今科學昌明的年代,近數十年之間,在西方已經有很多著名學者,對「輪迴」的個案進行多方面 的研究,而其中一位對 「 輪迴」硏究有30多年經驗的 著名學者 ,就是冰島大學心理 學系榮休教授喀魯臣博士(Professor Haraldsson)

 

喀嚕臣教授

喀嚕臣博士曾經在權威之科學學報上,發表過多於—百篇之學術論文及研究報告,研究有關靈異及超常等現象,並積極致力於「靈異」「超越人格」 等硏究課題。自上世紀之八十年代後期,喀嚕臣教授致力於研究在斯里蘭卡黎巴嫩等地的具前生記憶之兒童個案。此等個案數量多達大約一百個喀嚕臣博士並且以這些個案作出了深入的心理學研究。

喀嚕臣教授的研究問題環繞著:那些宣稱具有前生記憶的人,是否可以被證實或被否定呢?這些個案硏究能否經得起一些或—系列徹底的審核呢?這些審核又如何地去解釋這些個案呢?而那些宣稱有前生記憶之兒童,在心埋上會否與其他之兒童有何不同呢?

有關這方面的研究,喀嚕臣教授曾與美國維珍尼亞大學醫學院之史提芬遜(Professor Ian Stevenson)教授,作全面及通力的合作。而史提芬遜教授更是這方面研究之權威及表表者,曾於全世界多個國家進行前生記憶之研究達數十年之久。

喀嚕臣教授對「輪迴硏究」有30多年之實驗經驗,並以科學方法論證 「 輸迴」之分析喀嚕臣教授有五本書籍著作,並且已經翻譯成多種又字,最普遍為人所知悉的包括與加里士.奧西斯合著的《臨終時刻》,內容是基於大量臨終病人所目睹的景象而作出的研究,這是一部有關「臨終顯像」的罕有著作。

另一部為《奇蹟作標誌》,內容是有闕印度 「神人」 薩非亞.世巴巴所聲稱的奇蹟現象的詳盡硏究。此外,他亦對民間有關遇見亡者、鬼物、幻象等有大量的研究工作。

喀嚕臣教授的眾多經過驗證的個案裏面,其中只有兩個特別個案提及他們可以記憶起死亡後,以至投胎之前的死後世界景象。雖然我們不可以直接訪問巳經進入死亡的人仕,但我們可以從這些經過喀嚕臣教授驗證的真實個案裏面,得到肯定的生命歷程啟示。這些啟示,將會對人類的未來路向,產生很大的影響。

第二個個案

個案的內容,是敘述一位名叫富紇卡打(Fuad Khaddage)的男子,他的前生是一名保鏢,在一場暗殺行動中被殺。大約在死後九年,他再次投生為一名男孩,名叫拿攝拿攝在兩歲時開始,不斷向家人講述自己的前生事跡,並且不斷要求家人帶他重回前生的地點。他的家人不願意,希望他不要再説以往的事,但是他堅持了一段長時間,最後,他的家人把他帶到他所描述的地方去求證。

這個個案的特點是經過求證之後,大量的證據都是吻合的、正確的。足以證實「 輪迴 」 的存在,完全跨越「巧合」 的可能性。



以下是喀嚕臣教授對這個個案的親身描述(從英文講解中翻釋而成)

這個個案是有關拿攝(Nazih AI-Danof),他住在黎巴嫩(Lebanon),在距貝魯特(Beirut)不遠處的村莊居住。他從兩歲開始,便講述有關前生的事蹟,他十分肯定。很多其他(有前生記憶)的兒童也這樣做。他要去找尋他前生的家人,他要找尋他前生的家庭。

他作了頗多的証供,大約有二十三條,這男孩有父母、六個姊妹和一個兄弟。我與他們都面談過,試圖分別與每位人士單獨面談。我會問他們在記憶中.那男孩說了些甚麼,這些…,如這些供詞“我攜帶一柄手“,“我有一顆手榴彈“,“我是個強者“,“我是個戰士“,“我很魁梧“,“我是個成年壯漢“等等,這些顯示 ,証人們都曾耳聞他如此說.這些是實証.稍後我們再談這些。

正如我告訴您們,他攜帶了兩柄手鎗 ,四顆手榴彈.還有大量武器,他又告訴他的母親說 「我的妻子比您漂亮。」他擁有一座房子,有家庭。 他說:「
有些人跑了進來,並向我們開火.我也向他們還擊, 殺了一人。」但他也被殺。

他有一位啞巴朋友,對武器有很深的認讖,如此這般。然而我想不要談所有這些 , 然後他說他曾在一處叫哥伯參蒙(Qaberchamoun)的地方生活過,那亦是一處離貝魯特(Beirut)不遠的村莊。他經常問他的父母:「請帶我去哥伯參蒙(Qaberchamoun),我帶你們去我住過的地方 。但經過一段長時間,他的父母都沒有這樣做,他們不欲他續續這樣,但他堅持了一段長時間,最後,他們把他帶到那裡去。

跟據他家人和他們的兄弟、姊妹告訴我們,他們把他(小孩)用車戴到加巴沙門(Kaber Shamun) ,來到該市鎮的中心,就是這裏, 一條路在這,一條路在下面,一條在這裹…… ,他們問他 :「我們應往那裏去? 」 然而他回答 「我們從這條路下去,走第一條路,在左面。 」 他們便如此做,他們沿着那條路走,他說 :「當去到一條在左面十分陡峭的路時.我就是在那裏居住。 」 因此當他們到達一條看來陡峭、靠近路的末端部分時,他們把車停下並徒步走上去。

他們把車泊在此處,沿路步行到了稍高處。那時跟在 一起的母親和妹妹,他們往上行了一小段,並在一座房子前停下。在屋前的一度閘門,那兒有一1位年輕男子卡姆(Kamal),那年輕人問他們 「你們找誰呢? 」 因此他們便把男孩所說的一一轉述。

那年輕人說:「啊,那與我的父親富紇卡打(Fuad Khaddage)其吻合」 他介紹住在這屋子的人,一 名女士(那年輕人的母親),名叫娜地雅卡打(Najdiyah Khaddage), 是一名寡婦,還有她的女兒和兒子。娜地雅卡打富紇卡打是夫婦。

富紇卡打曾做過住在黎巴嫩貝魯特的加列堪畢(Khalid Jumblatt)的貼身保鏢。他在一次襲擊中被殺,事件發生在貝魯特告魯斯中心(Druze Center)內,他是被剌殺的。富紇卡打貝魯特猶太中心(Jewish Center) 工作,這是最早期的中心,亦是黎巴嫩猶太社區的政治中心。他在那兒工作了很久,他是辯公室的主管。

此外,富紇卡打也是一名猶太人兼黎巴嫩社會領袖錫愛亞柯的保鏢。富紇卡打經常陪伴加列堪畢外 出,通常都不只一名保鏢,他只是保鏢之一,並且經常帶著重型武裝。

告魯斯中心是一座頗為宏偉的建築,那兒是建築的主樓。在1982年7月2日晚上,有一 些不明身份的陌生人, 他們殺死了兩個駐守在大閘的人,並且進入大廈。他們碰上了富紇卡打,向他射擊,我們看看這報告,是翌日報紙的報告翻譯,提到有鎗手殺了三個保鏢,富紇卡打 是保鏢之一。

他們使用了手鎿, 並裝上滅聲器 ,因此在開鎗時聽不到聲響。之後,他們試圖在建築物內駁火,但並未奏效, 顥然地,這幫人逃脫了,沒有人知道他們是誰,這時正值黎巴嫩的內戰時期。現時,已清楚知道是誰幹的,事實上這是在以色列佔領貝魯特時發生的。貝魯特的醫務人員,進行了屍體剖驗,並証實了創傷是由子彈造成.他們是如此說的。

當那男孩與這家人,那女士,那寡婦會面時, 她頗懷疑,又問了那男孩 一些問題。第一件事她 問: 「是誰建造這大閘的地基的? 」,按照那寡婦(的敘述),男孩說那是花拉治(Faraj)家族中的一位男士所造的. 而那是正確的,她續問:「他們住在安納(Ainab)時,她是否遇上一宗意外?」,他們之前住在不遠處,名叫安納(Ainab),那男孩說:「 對的.她跌倒.肩膊脫了臼。

她又問道:「你是否記得小女兒為何得了重病? 」。他答道:「她誤吃了我的藥致使中毒,我送她到醫院去的」。 至此,那婦人便相信這男孩,真的知道她先夫富紇生平的一 些事蹟。

之後,男孩問婦人,她是否記得一些事項, 「你還記得當你去貝魯特時,車子故障停下,有五名以色列士兵幫我們的電池充電嗎?」那是對的,真的發生了富紇貝魯特告魯斯中心,他一有閒暇,如週末,他會去他在貝魯特上面的家,他又問:「你是否記得有一天夜裏,我喝醉了洒,你把門鎖上,我只得睡在外面的搖搖梳化上嗎?」

然後,家人告訴 我們,那男孩曾問婦人:「我教你射擊的桶現時在哪裏呢?」,婦人答:「那桶仍在花園中,這是那個桶,他教她射擊的。我只是轉述給你們,我們是聽說如此的,是那寡婦告訴我們的,是他們第一次會面時,那男孩對她說的。

他們也把男孩帶往富紇的兄弟處,看看他能否認得出一些事情,他們發現那男孩儼然真的在述說他記憶中富紇的生平富紇前生的兄弟,名叫紇比,他問道:「你怎麼証明你是我的兄弟呢?」那男孩拿攝回答:「有一次我給你一把手鎗」,紇比問:「甚麼樣的手鎗?」男生回答:「是Check 16」,那是對的。稍後紇比前往探訪那男孩,並帶了一柄手鎗,給他試試看,是否能找出一些新事物的佐証。那男孩却道:「這不是那把手鎗。」 這是對的,原來紇比帶了另一柄手槍,並非Check 16 , 因此家人証實,男孩真的能知道一些正常來說,他不可能知道的事,他能認出一些事物.是他不可能知道的。

紇比出示一張有三名男士的照片給拿攝(男孩)看,問他那些男士是誰。男孩指出來說,這是富紇,這是伊巴謙, 這是紇比,他們都是兄弟。依紇比說,男孩可以分辨出誰是誰。但我們當時不在場,這是轉告我們的。

我想時間無多,有些材料我便不再講了,但這是一個異常的個案,依我看來,有些幾乎過於真實,因為很多情節都是吻合得如此完美,簡直難以置信。這是所有証人告訴我們的,先是男孩的家人証實男孩的供訶,然後是富紇的家人,他的寡婦,他的兄弟。

事實上,所有的供詞都吻合,只有一件不是真實的。那是男孩說,在救護車往醫院途中,他們給他在手臂注射了麻醉劑。但富紇是當場被殺的,驗屍報告清楚地說,因為他是在短距離中鎗, 沒有必要給他注射麻醉劑。

按時間纪錄,富紇生於1925年,在1982年7月被行剌。拿攝九年後出生,在1992年。這便是富紇的案例,如果你們要看整篇報告,可以上我的網頁,那裹還有更詳細的資料。(http://www.hi.is/~erlendur/)

結論

以上的個案,確實是具備科學研究基礎的一些「輪迴 」 證據。在了解這些個案的真實內容之後,我們可以很清楚地明白, 「 死後世界」與「再次投生 」 的存在,與及 「 輪迴 」這種危險旅程的挑戰,並不簡單。可惜拿攝只能夠記憶前生的往事,對於死後至投生前的中間時期,長達九年時間的記憶, 「 死後世界」是如何的,就無法記憶。亦因為如此,「死後世界 」就變得更加神祕,而如何可以令「再次投生 」 得到提昇,進化得更 好,就更加是人類需要關注的重點了

因此我們今生的人生目標,不應該只放眼在金錢或者物質的追求之上,而是應該切切實實地提昇在生時的精神狀態,為死亡之後的下一場危險旅程,作適當及充份的準備。

 

返回「生命提昇」頁面觀看更多「生死教育」精選文章

前往「本會出版」頁面了解更多「生死教育」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