瀕死體驗的意義(四)

個案四:

在深入解釋之前,先引述一個對「光明」有深刻體驗的個案。個案的主角是社工金芭莉女士,同時亦是美國華盛頓大學醫學系的教授。事件發生在1970年,當時她是一位高中生。以下是她的敘述:

「那時候,我住在肯薩斯州。有一天,我取得了生平第一張駕駛執照,於是父親陪我到附近一個小鎮的有關部門領取。我在排隊的時候,突然感到身體非常不適,站也站不穩。我告訴父親,之後便倒下了。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我的呼吸與脈搏都停止。市中心的救護車要三十分鐘車程才可以趕到,他們在附近一個義工消防隊找到一部人工呼吸器,可惜沒有人知道如何使用。由於不正確使用,呼吸器反而吸出我肺部中的空氣。我的嘴唇及指尖的顏色都已經變成黑色。急救人員重新操作呼吸器,卻又再次出錯,將空氣灌錯了地方,以致我的腹部逐漸膨脹起來,唯有將呼吸器關掉。所有人都認為我已處於死亡狀態,消防員告訴我的父親,說他的女兒已經無法救治,並且用被單將我的身體蓋住。

就在這個昏死的期間,我經歷了「瀕死體驗」。我見到我的左邊有一位女士,正在叫喊說我已經沒有脈搏,我想大聲回應說我沒事,但無法發出聲音。這時候,我見到四周聚集愈來愈多的人,大家都很擔心地朝我這邊張望。很奇怪,我發覺我竟然看不見他們的面孔。緊接着,我發覺自己突然身陷濃霧之中,除了濃霧之外,什麼也看不到。我似乎喪失了對時間的感受,整個人好像處於“永恆”之中

我感覺自己似乎在等待,正當在霧中等待的時候,我逐漸了解到霧的真面目。原來此處的霧是由微小的光粒,以及包圍在光粒四周的黑暗所構成。我想再也沒有任何一種光源比這些光粒的光更純淨。再也沒有任何一種黑暗,比包圍光粒的黑暗更黑。這就好像將眼晴貼近電視畫面去看光粒一般。如果用眼晴去凝視這一片霧景,就會知道原來它是由光粒所形成的。

接着,從我的下方噴出了一道強烈的光綫。這道高能量的光源將我包圍住。這道光源象徵着“重生”,光源充滿了愛,並且以我為焦點向我這邊聚集。這道光綫是令人難以相信般地光輝燦爛。置身其中的我,有回到“家”的感覺。我想,這道光或許是“神”吧。我。我。我感覺好像得到了所有的知識,任何我想要知道的事,我完全能夠了解。甚至我以前認為非常難懂的事情,現在我也能夠一清二楚。而且在了解之後,我才知道這些事情都是很簡單的

之後,我聽到有人告訴我,因為我還年輕,所以一定要回去。當時,我回答說並不想回去。然而,我知道並不可能停留在那兒。當我回去時,我看見自己的肉體。不過要回到肉體,卻不是一件簡單的事。若果不巧妙算出準確的距離,是回不去的。一開始時,我的距離偏差了四呎左右。因此只好再來一次,情况就好像路邊泊車失敗,再重來一次一樣。

當我回到自己的肉體後,我發覺有個人正在拼命地為我進行口對口的人工呼吸。」

 

 

光的來源

跟據「西藏度亡經」的描述,由生死出口脫離肉身的時候,會見到「光明」。 此「光明」的出現是由於困擾人心的一切負面情緒與能量,共分為八十種,統稱「貪念、嗔恨、愚痴」,會在此時刻完全靜止,令眾生原本就擁有,一直存在的一種自然能力,得以完全顯露。「佛法」稱之為「自性」、「佛性」或「本性」。此「自性」具有極大的能力,可以用三種形態出現。分別是:

1. 法身: 無任何形體、非物質、遍滿一切處、無處不在、無任何儀器或觀察力可以觀測其存在。

2. 報身: 以“光”的形態出現,若果“佛”以“報身”的形式出現,其光度可達一千個太陽的光度,稱為“報身佛”。由於其光度太猛烈,要「八地」菩薩 (「八地」是修證程度的一個「八地」是修證程度的一個級級數數指標,其「定境」可以超越人類肉眼的「可視光」範圍,見到猶如一千個太陽光度的「報身佛」的其中一分光明。) 或以上,方可以看見。

3. 化身: 以物質的形態出現,可以隨意投生為任何一個界別的眾生。

「自性」、「佛性」或「本性」的能力非常巨大,最基本的能力及特性,有下列幾種:

1. 了解一切事物的真相

所以「佛」的另一個名稱是「正遍知」,即是準確及正確地知道一切的事物真相。上述的個案證實「佛法」所說的是「自然界的真相」。「瀕死體驗」者所見到的“光明”,並非是“神”,而是自己的「自性」、「佛性」或「本性」。
金芭莉女士說:「我感覺好像得到了所有的知識,任何我想要知道的事,我完全能夠了解。甚至我以前認為非常難懂的事情,現在我也能夠一清二楚。而且在了解之後,我才知道這些事情都是很簡單的。」證明金芭莉女士當時已回復「本性」的部份超能力,但無法持久。而這種超能力是自己擁有的認知能力,並非外在的“神”。證明「佛法」所說的「死時“光明”發自自己的“自性”」是正確的。這種能力令很多「瀕死體驗」者在“一瞬間”回顧一生的一切。

2. 無任何條件的慈愛

「佛法」中所說的「慈悲」,是一種「不含任何貪嗔痴,無私及不帶任何條件的大愛」,是「自性」、「佛性」或「本性」擁有的基本特質。大部份的「瀕死體驗」者,都能夠描述身處“光明”中那種無限“愛”的感受。金芭莉女士說:「這道光源象徵着“重生”,光源充滿了愛」。再次證明金芭莉女士當時已回復「本性」的部份特性。所以很多「瀕死體驗」者死而復生之後都「性情大變」,甚至改變原有的工作及生活方式。例如有「 黑社會」成員改做兒童輔導員、有唯利是圖的金融家改做幫助貧苦的社工等,這些情况十分普遍,都是因「瀕死體驗」而回復部份「本性」的實例。「慈悲」與「愛」的不同之處,在於「慈悲」不含任何「貪嗔痴」,而「愛」則相反。一般的宗教只强調「愛」,因為它們對「本性」並不了解。「佛法」的深度更深更廣,着重「慈悲」,以求回復純淨的「本性」。

3. 一千個太陽的光度:

金芭莉女士說:「我想再也沒有任何一種光源比這些光粒的光更純淨。……這道光綫是令人難以相信般地光輝燦爛。」正是描述「自性」、「佛性」或「本性」的「報身」特性。這種强烈的光度,一般眾生是無法看得見的。由於「瀕死體驗」者當時回復部份「本性」的超能力,所以能夠看見這種屬於自身的「本性光明」。

4. 永恆、無盡:

金芭莉女士說:「我似乎喪失了對時間的感受,整個人好像處於“永恆”之中。」這一句,正是描述「自性」、「佛性」或「本性」的特性。

光的來源

跟據「西藏度亡經」的指引,如果於此時見到「光明」的出現,而又具有足夠的「定」力及「空性」訓練 (請參看由敦珠佛學會出版的「空性 –非有非空」),與這種「光明」融合,就可以回復本來的「自性」,自由自主,亦即是成「佛」。所以此「光明」出現的一刻,可以說是所有具有充足準備及訓練的修行人,一生期待的一刻

但由於一般的人,無法認知這種「光明」就是自己,與自己同是一體,亦無足夠「定」力及「空性」訓練與這種「光明」融合,當「心念」一牽動「貪婪、嗔恨、愚痴」等負面能量的任何一種,就會觸動龐大的「業力」網絡,

(「業力」網絡「業力」網絡 :是一種龐大的「能量網絡」,與自身的能量,因為以往多生多世「善及惡的行為」而產生「因與果」的連結。這兩種能量的連結,共同產生無數的“引力”,交織成一張龐大的“引力”網絡。其結構與作用,極之複雜,由於是千絲萬縷的連結,所以稱為「業力」網絡。請參看由敦珠佛學會出版的「業力不可思議」。)

令「自性」再度轉變為帶有「業力」的物質結構。這種「自性」與「物質」的共同組合,由於是重新的慢慢凝聚,所以此時的身體,物質的結構十分稀疏。佛教的「密宗」,稱這個階段的身體為「中陰身」。意思是「死亡後的過渡期身體」,屬於最早期、物質結構最稀疏、最能重返「自性」狀態的一種存在形式。但同時,亦是一種最易被自身“心念”影響的存在形式,隨時會觸動龐大的「業力」網絡,被“定形”為某種物質形態的生命。

一旦被“定形”,就等於被困在某種容器之內,直至此容器壞死,才可以脫離。即是說,如果你被“引力”定形為一隻“老鼠”,你就必須經歷“老鼠”的一切日常生活,與骯髒為伍,直至死亡的來臨。

如果仔細分拆其中的變化過程,大約可以分為三個階段

1. 精神身離開肉體,產生劇變於“一瞬間”,所有“引力”失效,令“法身”重現

2. 由“法身”轉變為“報身”,以“光”的形態出現;恢復各種超能力,因而可於“一瞬間”回顧一生的一切,自然明白,無須過程。

3. 由於生前毫無有關的訓練,在“回顧一生”時,“心念”觸動龐大的「業力」網絡,令 “報身”轉變為“化身”,無法重回“法身”。由於此時“化身”的物質結構十分稀疏,「密宗」稱為「中陰身」。若果能夠重回“法身”,就可以永遠恢復各種超能力,亦即是「成佛」。所以「成佛」的意思,就是永遠回復「本性」、「本能」的意思

「超能力」、「神通」與「證量」

由「死亡」引致「重獲自由」,到無奈的再次「投生」,都是毫無「主動權」的。唯一能救助的方法,就是於生前接受有關的訓練。佛教稱之為“修行”。但由於有各種不同的修行方法,所以佛教有各種不同的宗派。能夠將“死亡”如此真實及細緻地描述,並且能夠依據死亡的每一個階段進行訓練,理論與實踐皆齊備,修行方法與身體的物理條件互相配合運用,運用科學原理而又超科學,甚至連成功的程度都可以分高、中、低的,就只有「密宗」可以符合。單是「運用死亡」時所產生的劇變來達到「成佛」的目標,已經是超科學的高度智慧。亦是這些「一矢中的」兼「對題」的智慧,令依「密宗」方法修持的人,可以「即生成佛」,無須像其他宗派般,要經歷億萬年的漫長修行時間。

很多修行人,如果能夠回復部份「本性」,或者以「修行之力」經歷像「瀕死體驗」者的體驗,都會在人生及修行方式上作出重大的改變。這種經「修行」而獲得的體驗,尤其是可以穩定地進入、回復「本性」的「空性」體驗,被稱為「證量」

這種「證量」一般會表現在修行者對「佛法」的深刻了解,甚至可以用直接及簡單的方式解釋深奧的「佛法」道理,掌握「佛法」的精華所在 — 「空性」。正如金芭莉女士的體驗一樣:「在了解之後,我才知道這些事情都是很簡單的。」

但一般人會誤解所謂「證量」,是出現特殊的「超能力」。這些「超能力」即使其他很多宗教,或者具有特異功能的人,都可以做到,並非修行「佛法」的「目標」,亦非「專利品」。「佛法」的真正「目標」,是獨一無二的,是其他宗教所無法描述的、不理解的、亦不清楚的,就是回復本來的「本性」,亦即是「成佛」。而「成佛」必須通過對「空性」的訓練及理解,才可以做得到。屬於「空性」範疇的體驗,才可以稱得上是「佛法」的「證量」。其他的「超能力」、「神通力」,都是帶有「貪嗔痴」的某些體驗或能力,並不歸入「佛法」的「證量」之內。這是一般不懂得「佛法」的人的最大誤解

所以真正懂得「佛法」的人,對「空性」確實有體驗的人,都不談「超能力」與「神通力」。將「超能力」與「 神通力」掛在口邊的所謂「修行人」,似「江湖術士」多於似一位有「證量」的修行人;似其他宗教多於似是「佛法」的修行人。如果明白這個道理,在分辨「真假修行人」及「真假上師」之上,就不會出錯,亦不會受騙。 (參看敦珠佛學會出版之「真假上師」)。 (待續)

返回「生命提昇」頁面觀看更多「生死教育」精選文章

前往「本會出版」頁面了解更多「生死教育」資訊

前往觀看深層 「生死教育」教學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