瀕死體驗的意義(十)

負面「瀕死體驗」的比例

「瀕死體驗」的研究者愛華特(P.M.H. Atwater),訪問了700位經歷「瀕死體驗」的人,其中105位的經歷是不愉快的,而當中有一位體驗了「地獄」的境況。依照比例,負面的「瀕死體驗」(Negative Near-Death Experiences)大約佔七份之一

芭芭拉.羅默爾(Barbara R. Rommer, M.D.)醫學博士的研究個案之中,有17.7%的人經歷不愉快的「瀕死體驗」。依照比例,負面的「瀕死體驗」大約佔五至六份之一

這種比例,是否代表我們無須對死亡加以認識及準備,因為自覺「無愧於天地」,即使有,亦「微不足道、無傷大雅」呢?真正的答案可能會令你感到驚訝,因而重新檢視今生的行為,以及重新訂定今後的「目標」,並且真正地理解及掌握「生命的意義」。

心臟病專家莫里斯.羅林斯(Maurice Rawlins) 在研究「瀕死體驗」的過程中,亦搜集了十多個有關不愉快的「瀕死體驗」個案。當中有一些「 瀕死體驗」者聽見尖叫呻吟,並且目睹令人毛骨悚然的暴虐場景,而施暴者是非常醜怪的「半人半獸」。(請參看「瀕死體驗的意義」(九)一文)他認為,負面的「瀕死體驗」與美好的「瀕死體驗」,在比例上是一樣的。很多「瀕死體驗」的研究者,無法取得正確的比例數字及證據,是因為很多經歷不愉快「瀕死體驗」的人,都加以隱瞞。

芭芭拉.羅默爾(Barbara R. Rommer, M.D.)醫學博士亦發現登報徵求「瀕死體驗」的個案時,三百多個訪問中,取消訪問的都是經歷過不愉快「瀕死體驗」的人。他們大都不願意將自己的慘痛體驗告訴別人,害怕被人定義為一個「有罪、曾經做過傷天害理的事、不道德」的人,有損其面子、形象、及社會地位,亦害怕令其親友蒙羞及擔憂。如果經歷過不愉快「瀕死體驗」的人,全部都願意將體驗毫無保留地與公眾分享,你認為在比例上,負面的「瀕死體驗」所佔的比例,會否超過一半呢

根據「西藏度亡經」的描述,所謂「瀕死體驗」,只是步入死亡的第一個階段(請參看「瀕死體驗的意義」(八)一文),而且是最美好的一個階段,因為遇見「光明」的機會率最高。但由第二個階段開始,情况就會變得十分複雜多變,壞的情况比好的多,而且危機四伏。那麼出現類似負面「瀕死體驗」的機會率,就肯定是超過一半了

根據蓋洛普機構在1982進行的調查估計,單單在美國,就有超過八百萬的美國人經歷「瀕死體驗」,佔臨終人數的百分之三十五。到1992年,調查估計有一千三百萬名美國人經歷「瀕死體驗」。如果以此推論全世界擁有「瀕死體驗」的人數,一定不是一個小數目

如果經歷「瀕死體驗」的人之中,有一半的人經歷負面的「瀕死體驗」,數目將會是驚人的,足以令有智慧的人,正式面對及學習處理「 生與死」的關係,甚至願意接受適當的訓練。究竟什麼才是適當,並且「對題」的訓練呢?如果要知道答案,首先就要了解為什麼會出現負面的「瀕死體驗」?究竟引致負面「瀕死體驗」的原因是什麼呢?在大自然的規律之下,究竟負面的「瀕死體驗」,依循着什麼規律而運行的呢?為什麼有一些「瀕死體驗」者會遇見「恐怖境象」 ,但有一些「瀕死體驗」者又會遇見「愉快境象」呢?

有一些「瀕死體驗」的研究者認為,出現負面「瀕死體驗」的原因是:

1. 不良心態:如果「瀕死體驗」者瀕臨死亡時的心態,正處於不良的、孤單的、惶恐的狀况,就會產生負面的「瀕死體驗」。真的如此簡單嗎?為什麼有很多處於相同狀態的「瀕死體驗」者,卻產生美好的「瀕死體驗」呢?

2. 投射作用:如果死亡的人自幼被教育成「有地獄的存在」,就會投射類似的負面「瀕死體驗」。真的如此簡單嗎?如果自幼被教育成「只有天堂、沒有地獄」,又是否不會再有負面「瀕死體驗」的存在呢?

3. 氣場不良:如果「瀕死體驗」者瀕臨死亡時的氣場(能量場)不足,被低層次的靈體依附或干擾,就會出現負面的「瀕死體驗」。這個解釋,可以說是稍為接近「佛教」的其中一個解釋,但實際的情况,其實更為複雜。

4. 反省作用:為了刺激「瀕死體驗」者,令他反省及改變現有的不良習慣及生活方式,負面的「瀕死體驗」因應這些需要而自然出現。真的如此簡單嗎?為什麼不是全人類都擁有這種負面的「瀕死體驗」呢?是否其餘的人都不需要反省呢?

「鬼道」的「瀕死體驗」

在未解釋詳細答案之前,請先參考下述的一個案例:

個案九:

莎荻拉是一位照顧癌病患者的護士,因為過度憂鬱而服藥「自殺」。她是一位天主教徒,瀕臨昏迷前對“上帝”說:「上帝,我把生命交託在你的手上。」

昏迷之後,她清晰地感覺自己身處一片黑暗,全身赤裸,令她感到羞慚。她肯定這個不是夢,而是體驗。她感覺四周充滿一些東西,聽到他們的尖叫聲。漸漸地,她看見那些東西,相貌恐怖,好像患有厭食症,牙齒參差不齊,十分難看。他們的眼晴暴突、禿頭、全身赤裸、一絲不掛。大約最少有50個,將她團團圍住。這些東西抓住她的手臂、頭髮,不斷高聲尖叫和呻吟,就像癌症病人發出的尖叫和呻吟聲一樣。

之後場景改變,她身處自己的房間,並見到這些東西都在房間之內,緊貼着她。他們全身流出濕濕的液體,發出惡臭。她感覺這種臭味比死老鼠的臭味更臭。他們並沒有傷害她,因為她並無痛楚的感覺,只是充滿恐怖感。慢慢地,這些東西開始離開,好像是轉到別的房間去折磨其他人。她亦隨即醒來,覺得自己因為背叛「上帝」自殺而差點被困地獄,所以自此以後,她不敢再次「自殺」。

上述莎荻拉的「瀕死體驗」並無見到任何「光明」,因此無法回復部份「本性」 (請參看「瀕死體驗的意義」(四)「瀕死體驗的意義」(五)一文)的功能。而「光明」的出現,代表亡者的「精神身」在脫離肉體之後,因為物理性的變化,令一切「 引力」失效,而出現短暫的「本性」回復。這種短暫的回復,令「精神身」的能力增強,可以窺見「天界」或不同「精神領域」的面貌,亦令部份「瀕死體驗」者在「死後回生」之後,出現種種不同程度的「超能力」。

莎荻拉在她的經歷裏,即使普通的死後「精神身」能力,例如「飛行、知道其他人的心念」等能力,一種也沒有。既無法進入「自然的物理演變程序」,無法見到「光明」,亦無任何能力的產生,這種情况顯示莎荻拉正受着「業力」網絡的惡性「引力」所控制。(「業力」網絡:由於以往多生多世「善或惡」的行為,形成自己內心及受影響的其他人之「心力」互相糾纏,成為互相影響的「引力」網絡,稱為「業力」網絡。請參看由敦珠佛學會出版的「業力不可思議」)

「自殺」的成因與後果

並非每一位「瀕死體驗」者都會見到「光明」及回復部份「本性」的功能。有很多「瀕死體驗」者都錯失這段最美好的時光與感覺。跟據著名的「瀕死體驗」研究者凱尼斯.林格(Kenneth Ring)所著的「死亡中的生命」(Life at Death),書內的研究報告發現,引致瀕臨死亡的方法或形式,直接影響「瀕死體驗」所經歷的項目。引致瀕臨死亡的原因,大多是「生病、意外、自殺」 。由「生病」引發的「瀕死體驗」,多數會經歷所有的項目,包括見到「光明」及回復部份「本性」的功能。由「意外」引發的「瀕死體驗」,多數會經歷「回顧人生」;而「自殺」所引發的「瀕死體驗」,卻幾乎全部都不會「見到“光” 、進入“光的世界”及與“神或佛”相會」。(請參看由「敦珠佛學會」出版的「生與死的奧秘」第一集)

由於上述的調查,引致一些「瀕死體驗」的研究者認為,如果「瀕死體驗」者瀕臨死亡時的心態,正處於「不良的、孤單的、惶恐的」狀况,就會產生負面的「瀕死體驗」,尤其是「自殺」死亡的人。

其實真正的原因,是亡者「多生多世」所做過的行為,對自己的「心」,留下難以磨滅的「隱性記憶及影響力」,形成對各種不同的事情,都存有「特定的思維方式及處理方法」,現代人稱之為「潛意識的運行程式」。「佛教」稱之為「習氣」(意思是「由無始以來,多生多世所積下來的習慣、思想模式、行為模式所形成的記憶性能量氣流。」) 這種潛藏的慣性「心力」,令莎荻拉非常容易進入憂鬱狀况,並且作出「自我傷害」的行為。

這種由「自我的影響」而發出的「心力」 ,稱為「主力」。意思是形成「結果」的主要「 因素及力量」。亦即是說,莎荻拉的「自殺」原因,無論是由何人、何種事情所引發,最重要的因素都是由她自己親自造成的。所以「自殺」的人,即使救回,仍然會再「自殺」。即使死了,在「中陰身」(指「投生」及與其他物質連結前的過渡期身體,物質結構十分稀疏。)時,仍然會不斷「自殺」,令痛苦不斷延續,難以停息。

就只有這麼簡單的理由嗎?不是。因為「心力」通常都是雙向或多向的。眾生在「多生多世」以來,結下無數仇怨,令無數受過傷害的「心靈」忿忿不平,都發出一度要報仇的「心力」,充斥於宇宙之間,並且好像帶有「磁力」一樣,會自動與有關的報仇對象連結在一起,等待復仇的機會。報仇者的「潛意識.自動運行程式」,會不斷發出影響力。所以莎荻拉的憂鬱,除了來自「自我」的「主力」之外,還有來自有關的「尋仇者」所形成的「心力」。這種由他人發出的「心力」,稱為「他力」。其威力僅次於「主力」。威力較次的原因是這種力,是外在的力量,並非發自「主角」的內心,是一種間接的影響力。「佛教」稱這些「尋仇者」為「寃親債主」

所以即使莎荻拉「起死回生」之後,因為害怕「地獄」而不再「自殺」,令「自殺」的「 主力」減弱或消失,但要尋仇的「他力」仍然存在,成為等待殺死她的力量。這種互相影響的「 心力」作用,形成一幅龐大的「引力」網絡,佛教稱為「業力」網絡。其形成與運作的規律,全部依循大自然的「因果律」

如何避免進入惡性的「精神領域」

莎荻拉感覺自己身處一片黑暗,全身赤裸,令她感到羞慚。」通常每進入任何一個「精神領域」,如果感覺一片黑暗、或者濃霧,表示仍在「連結」中,是進入某一個層次的「精神領域」時,普遍出現的一種「轉折期」現象。如果懂得「修行」的人,不好奇想知道即將進入什麼「精神領域」,只須立刻進入「修法程序」,就可以即時轉往「修法」中的特定「連結」。

「全身赤裸」代表毫無保護力,所引致的羞慚,亦會令「定力、專注力」失去,無法進入「修法程序」,是「修行人」的大忌。所以「密宗」的一些「秘密本尊」(「本尊」即「法之」,是「修法程序」中的主要「佛、菩薩」) ,都是赤裸的,就是協助「修行人」克服此等環境的殺傷力,反過來成為「理所當然」的助力。這些只是「修法程序」中的一種特殊「觀想」訓練。如果有任何「上師」以此要求弟子們作「全身赤裸」的實修,這個必定是「別有用心」的「 假上師」,必須捨離他,不可接近。因為「假上師」心存歪念,磁場特別差,近之無益,容易令「接近者」的「磁場及心念」受影響而轉差,引致「接近者」與不良的「精神領域」連結

漸漸地,她看見那些東西,相貌恐怖,好像患有厭食症,牙齒參差不齊,十分難看。」漸漸地的意思是「連結」逐漸成功,她正式進入這一個「精神領域」,所以她開始看見那個「領域」的東西。而「厭食症」的樣子,是瘦骨如柴,皮膚凹陷,因肌渴及肌餓而做成的形相,正是《佛經》中所描述的“餓鬼”樣子。所以莎荻拉進入的是「餓鬼的領域」,並非她想像中的「 地獄」。而且「地獄」的特徵是感覺痛楚,但莎荻拉並無痛楚的感覺,證明她進入的並非「地獄的領域」。

「他們的眼晴暴突、禿頭、全身赤裸、一絲不掛。大約最少有50個,將她團團圍住。」一群恐怖的赤裸鬼怪團團圍住你,任何人都會驚惶失措,什麼「修法程序」都會立刻忘記,只會機械式地逃生。數目只是50個,並不算多。有些記得前生經歷的人說,數目多至成千上萬,數之不盡,極度驚嚇。所以「密宗」的一些「忿怒本尊壇城」,要觀想的「本尊」相貌兇惡,壇城內之眷屬數目眾多,就是對治這些惡劣環境的妙藥良劑。故然令「修行者」習以為常,不陷驚慌,亦可在進行觀想時連結「忿怒本尊壇城」,既可受到保護,亦可轉往「本尊」的淨土,一舉數得

「這些東西抓住她的手臂、頭髮,不斷高聲尖叫和呻吟,就像癌症病人發出的尖叫和呻吟聲一樣。」一般較高層次的「精神領域」,都無須發聲的,全部用「心靈感應」,十分寧靜。較低層次的「精神領域」,噪音愈多。在「地獄領域」的噪音,足以令人發狂。所以在一片黑暗時,若果聽到聲音,而非「心靈感應」般的通話,表示你即將進入低層次的「精神領域」,必須趕快「轉換頻道」,最好的方法就是立刻進入「修法程序」。因為在「轉折期」時,正在「連結」中,由「精神領域」所發出的拉扯力是最弱的,比較容易「轉換頻道」。如果毫無「脫離的意識」,錯過機會,一旦正式進入低層次的「精神領域」,「精神身」的物質結構就會開始受該「頻道」的「引力」影響而「凝聚」同一層次的「物質身」,亦即是被逐漸「定型」。一旦「成型」,就更難脫離。那些“餓鬼”抓住莎荻拉的手臂,表示她與“餓鬼”已經可以彼此接觸,她的「餓鬼身」正在「凝聚」中。若果再無其他解救方法,莎荻拉就會正式成為一樣醜陋的“餓鬼”了

「之後場景改變,她身處自己的房間,並見到這些東西都在房間之內,緊貼着她。」場景改變為莎荻拉的房間,是一件好事,顯示莎荻拉的肉體正逐漸恢復能量,走向「起死回生」的路向。這些能量拉扯她離開困境,返回人間,但亦引領這批執持不放、緊貼着她的“餓鬼”一併進入「人間的領域」。

「他們全身流出濕濕的液體,發出惡臭。她感覺這種臭味比死老鼠的臭味更臭。」聽到聲音,又聞到臭味,是極低層次的「精神領域」所擁有的特徵。但如果在「人間的領域」都聞得到、聽得見,就表示莎荻拉的個人「業力」,與低層次「精神領域」之間的「連結」非常緊密。如果「不解除或轉移」這種「連結」,將來正式進入死亡時,就會再次進入這些領域。而最有效及最快見效的方法,就是接受「正確“佛法”」的「修行」訓練。如果因為「迷信」而胡亂接受「不正確“佛法”」的污染,或者向一個「假上師、巫師、江湖術士、騙子、神棍、一知半解的迷信者」求助,已經勁差的磁場就會變得更差,會縮短莎荻拉的壽命,加速連結的時間,或者轉為連結更差的「精神領域」,令情况變得更糟糕。

「他們並沒有傷害她,因為她並無痛的感覺,只是充滿恐怖感。慢慢地,這些東西開始離開,好像是轉到別的房間去折磨其他人。」由於莎荻拉的肉體能量逐漸加強,這些“餓鬼”一時無法傷害她,只能以聲音及臭味折磨她。最後這些“餓鬼”好像轉移目標,但真正的原因是「時機尚未成熟」,他們只不過是暫時退走,等待適當的時機,捲土重來。

根據「佛法」的解釋,「尋仇者」除非獲得「解怨的償還」,否則是不會罷休的。所以「 修行人」的其中一種「修行」功課,就是向這些「尋仇者」道歉、懺悔,請求原諒,並且以「修行」之力給予償還。例如「修法或多行善事」,將「功德」廻向及歸功給他們。對於“餓鬼”的最直接幫助,就是「修“施食”法」令他們可以免去飢餓之苦,亦是一種最直接的償還

對負面「瀕死體驗」的誤解

大自然的真正道理,尤其是「業力」網絡的交錯運作及所引起的連環影響,極其複雜。所以釋迦牟尼佛曾說過,大自然界之中,有「四種力量」是最不可想像及難以推算的,「佛教」稱為「不可思議」。其中一種力量就是「業力」。

所以負面「瀕死體驗」的出現原因,並非一般研究者的想像般簡單。有一些「瀕死體驗」者,由於遇見「光明」,在大自然的物理現象作用下,回復部份「本性」的「超能力」,因而以片面的理解、個人的武斷,好像「盲人摸象」般,認為這是「神蹟」。這種誤解令很多人以為單憑「愛、多做善事」,就可以將自己提昇至好的「精神領域」。這種誤解與狹隘的認知,亦令他們忽視全面的事實真相,停止探究可以徹底救助自己及他人的方法

大自然的威力,並非來自「神或佛」,亦非單靠「神或佛」就可以解决的問題。由於很多眾生都曾經在大自然的物理現象作用下,回復部份「本性」的「超能力」,而不同程度的「超能力」,亦形成各種不同程度的「神」。「本性」的其中一種特性是懷有「無條件的慈愛」,因此這些「神」,都抱着「愛心」,將自己的認知告知較低層次的眾生,希望令他們可以提昇至同等的「精神領域」。世間上各種不同的宗教、神蹟、理論,亦因此紛紛建立及出現

有一些「瀕死體驗」的研究者認為,只要在臨死時,將「不良的心態」改為「好的心態」 ,就可以避免進入惡劣的「精神領域」,這是忽略其他影響力量的一種錯誤認知。這種錯誤認知會令人錯失訓練及加強正確的力量。單憑微弱的善性「心態」,並不足以扭轉劣勢,亦不足以抗衡大自然的威力

又有一些「瀕死體驗」的研究者認為,若果「心」中從來都無「地獄」的概念,死後就不會進入惡劣的「地獄領域」,因而質疑含有「地獄」概念的宗教,會否為人類帶來無窮的痛苦,添加災難。這種錯誤的認知,是「自欺欺人」的駝鳥政策,亦是「本末倒置、以“果”為“因” 」的「無知」概念。「地獄」的形成,是因為眾生傷害其他眾生,由自己的「愧疚」、受害者的「怨恨」、旁觀者的「遣責」所形成,是一些蘊藏無窮的「心力」共同運作而形成的「精神領域」,受制於「因果定律」。即使集合所有「神及佛」的力量,都無法消除,單憑個人在「心」中去除「地獄」的概念,如此微弱的力量,更加不足以扭轉劣勢,亦不足以抗衡大自然的威力

這種錯誤的認知,令「作惡者」放心作惡、令「受害者」心有不甘、令「行善者」錯失更有力的救助方法。由於「神」只是回復部份「 本性」的「超能力」,所以無法理解「因果定律的全面性、業力網絡的運作深度」,因此出現「 並無輪廻、神創造萬物、時間有始有終、天國是永生的」,以及「“信”者得救,“愛”是一切,單憑“行善”,無需其他“訓練”」等等並不徹底,亦不全面的理論及救助方法。其理論與現今的科學證據亦「格格不入、互相違背」

「佛法」從來都不會隱瞞事實的真相,因為只有瞭解真相,才可以從中尋求出徹底的解决方法。由於「佛」已經完全回復「本性」的「超能力」,所以能夠將大自然的現象及運作原理詳細分析,例如「因果定律、“本性”的真相、輪廻的運作、時間的無始無終、業力網絡的運作」等與科學一致的理論。這些精確的理論可以令眾生領悟其中的奧妙,接受適當而具力的「心」之訓練,徹底救助自己及別人,而並非「無知」、「片面理解」、或者「自欺欺人」。這就是「 神」與「佛」的重要分別。(請參看由「敦珠佛學會」出版的「生與死的奧秘」第二集)

矛盾的理論所帶來的後果

很多宗教都呼籲信眾,要相信「神」的萬能與决定,例如「“痛苦”是一種考驗、“天災橫禍”亦是考驗、“家破人亡”更是考驗、“ 被人謀殺與虐待”都是考驗」。這些「麻醉」式的鎮痛理論,被形容成「為了令你更好」的「“ 神”愛你,所以如此决定」等理論,無法令「輪廻」停止,只可以令痛苦得到「自欺欺人」的暫時歇息處。既不徹底,亦並非真相,有點像「大人騙小孩」停止哭泣的一些方法。

莎荻拉是一位天主教徒,瀕臨昏迷前對“ 上帝”說:「上帝,我把生命交託在你的手上。 」這是一種極為矛盾的「心態」。她逃避痛苦、無法忍受痛苦、無法認同「神」的考驗方式與決定、但又仍然依賴「神」的決定,所以既要「自殺」,用行動否定「“神”不容許“自殺”的決定」,但又同時將生命交給「神」代為處理。出現如此矛盾的「心態」,就是因為她無法理解上述的矛盾理論。既然一切的「起因與成因」都是「“神”的决定」,但痛苦的後果卻由「“我自己”來承擔」,美其名是「考驗」,但實質又會否是「被“神”玩弄於股掌之中的可憐蟲呢?」既然如此,不如放棄這種並無「自主權」的遊戲,將「生命」歸還給「神」吧!對於思想受到「封閉式宗教」教育的人而言,所知道的「真相」並不多,這個可以說是在矛盾夾縫中掙扎的一種解决方法。後來莎荻拉見到「餓鬼」,以為是「地獄」,害怕「地獄」,所以不敢再「自殺」,但並未真正解决她內心的矛盾。

若果要尋求真正的解决方法,首先要知道,究竟出現負面「瀕死體驗」的真正原因是什麼?有一些「瀕死體驗」的研究者認為,不應該用「負面」來形容見到「地獄」等的「瀕死體驗」。這是另一種逃避的「心態」。其實這些體驗,不單是負面的,而且是惡劣的,代表亡者正身處險境。必須正確的「面對它、認識它、解除它」。既不消極,也不逃避,因為逃避、避重就輕,只會延誤解救的時間、減少解救的機會。負面的「瀕死體驗」,尤其是逐漸被「定型」的處境,不會在後期見到「光明」的,不要「自欺欺人」,必須認清它的嚴重性,積極學習脫困的方法

下一集,會更深入地探討出現負面「瀕死體驗」的真正原因。而「瀕死體驗的意義」(八)一文,提到一些「臨終的景象」,在別的宗教亦一樣出現,有一些同樣訴說“被光明圍住,見到耶穌、瑪利亞前來迎接” 。為什麼會這樣的呢?究竟「臨終的景象」代表什麼現象呢?見到壞的景象又是否代表後果堪虞、結局悽慘呢?為什麼在第8集中描述的廿五名修行者都用同一種修行方法,而且同樣地團結及勤力修行,但是卻仍然出現各種不同的、壞的「 臨終景象」呢?究竟是那一方面出現了問題呢?別的宗教一樣有「神」來迎接,是否一切宗教,都具有同樣的效力呢?究竟如何修行,才可以確保「臨終的景象」是好的呢?如果出現壞的「臨終景象」,有沒有救急的方法呢?究竟具有什麼條件的修行方法,才是「對題」的「精神提昇訓練」呢?

負面的「瀕死體驗」,與惡劣的「臨終景象」,其產生原因,是否相同呢?今期的內容,已經再次與各位一起分享了部份的答案。雖然並非直接解答,但各位又能否從中領悟呢?各位可以推想出剩餘的答案嗎?我們不妨又來一次「智慧的腦震盪」,想一想之後,在未來的文章內容之內,再印證既合符「科學」,亦合符「佛法」的答案,好嗎?………(待續)

返回「生命提昇」頁面觀看更多「生死教育」精選文章

前往「本會出版」頁面了解更多「生死教育」資訊

前往觀看深層 「生死教育」教學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