瀕死體驗的意義(十二)

恐怖景象的殺傷力

認為負面的「瀕死體驗」與美好的「瀕死體驗」,在比例上是一樣的心臟病專家莫里斯.羅林斯 (Maurice Rawlins),在1977年目睹一位患有嚴重心臟病,在死亡後因急救成功而「起死回生」的「瀕死體驗」者,剛醒過來時,驚恐萬分地睜大雙眼,拼命地抓着醫生的胳膊不放。他的臉部因為極度驚恐而扭曲變形,樣子非常古怪。他全身發抖,如豆一般大的汗珠從他的額上滾滾而下,頭髮都似乎豎起了。他以極為激動的聲音向醫生苦苦哀求說:「不要讓我再昏過去,實在太恐怖了。不要停下來!別讓我回到地獄去。」

你有沒有想過,如果在「生前」有肉體的支撐,「驚恐」的「殺傷力」是什麼呢?輕度的是令人「睜大雙眼、臉部扭曲變形、汗珠滾滾而下、頭髮豎起、全身發抖」,重度的是「昏厥、心臟病發死亡」。能夠令肉體產生如此巨大的變化,可見由「驚恐情緒」引致的「心力」,其「 殺傷力」足以摧毀及控制粗重物質結構的肉體。在「心靈」上的創傷,就更加是「難以言喻」了。有肉體支撐的「生前」環境,都尚且如此令人難以抵受,如果發生在「死後」的環境,又會如何糟糕呢?

最令「修行者」憂慮的環境,並非具有肉體的「生前」環境,而是以「心力」為主導的死後環境,亦即是「即時顯現後果」的「能量角力場」請參看「瀕死體驗的意義」(十一)一文)。為什麼呢?因為「驚恐」的「殺傷力」,所引起的「即時後果」,是難以想像的「差」。在「死後」至「投生」前,由於身體的物質結構稀疏,難以自主,因而依附「心力」的能量運行,被迫作高速的運轉。由「情緒」引致的「心力」,被「瞬息萬變」的環境引致「起伏不定」,令亡者難以適應。

一旦「情緒」陷入驚恐的深淵,就會形成一度極強的「心力」,所產生的「負面能量」,會將亡者即時引入「惡劣的精神領域」,並且迅速被「定型」,亦即是「下墮投生」至「畜生、魔界、地獄、餓鬼」等等極差的界別。由於後果一旦出現,就難以逆轉,因此令深明其中利害關係的「修行人」,嚴陣以待,不敢掉以輕心

「死後世界」之「能量角力場」

「死後世界」難以描繪,即使信賴「瀕死體驗」者的描述,亦只是短暫的「死後世界」,因為他們很快就「起死回生」了。「死後世界」有很多種,不同的階段,有不同的情況。跟據《 西藏度亡經》的描述,即使是由「死後」至「投生」前,亦被分成幾個不同的階段。(請參看「瀕死體驗的意義」(八)一文,有關「死前」至「死後」的各種階段。)但有一點是肯定的,就是「瀕死體驗」者所描述的「死後世界」,必定是死後的「最初階段」

跟據「瀕死體驗」者的敘述,與一些「通靈者」的描述作比較,你會發現「死後世界」確實是存在的,無論在環境上、運作模式上、與及眾生的存在形式上,都有著很多共通點,是一些難以否定的普遍現象。其中一種「死後世界」的普遍現象,就是一切運作,都是「隨〝心〞而高速運轉」的,尤其是死後的「最初階段」

英國一位著名的「通靈者」簡•金伍德(Jane Sherwood),著有《靈魂的橋樑》(The Psychic Bridge) 、《國度那邊》(The Country Beyond) 、及《四重幻想》(Fourfold Vision) 。她在1964年出版了一本書名為《後現代雜誌》(Post-Modern)。書中記錄了她透過「通靈」,與一位死於1935年的著名探險家愛德華•勞倫斯(Edward Lawrence) 互通「死後世界」的早期經歷。其中一段正好反映了「隨〝心〞而高速運轉」的運作模式。這一段節錄如下:

個案十一

愛德華•勞倫斯說:「我開始發現自己失去在生時的肉體重量,並且被巨大的感情驅使運動著。這種感情幾乎是無法控制的。這些感情已經不是塵世間存在於人心中的那一種,我的感情力量好比一個一直在開慢車的人,突然駕駛一輛馬力強勁的快車,我不喜歡這種不安全感。」

愛德華•勞倫斯所說的「感情」,其實是「〝心〞的情緒」顯現。《佛法》統稱為「貪、嗔、痴」,是一切束縛的根源,亦是操控一切眾生的元兇。在「死後的世界」裏,其影響力是「 極度快速、極度嚴重、所造成的後果難以想像」 。其「操控力」急速增大,如果懂得運用,可以增強至無限倍。如果失控,可以令你陷入「萬劫不復」之地。

對比「瀕死體驗」者的描述,例如芬蘭奇魯戴醫學博士,專門研究「公眾衛生學」。在拉布蘭地方政府的醫學中心工作了十三年。由於她是一位醫生,社會地位高,又是一位經歷「瀕死體驗」的人,所以在歐美很有名氣。她的「瀕死體驗」著作《死亡不存在》,在芬蘭挪威瑞典的銷售排行第一位。(請參看「瀕死體驗的意義」(五)一文中之「個案五」。)對於「瀕死體驗」時的親身經歷,她有如下的自述:

個案十二

「那時,一想到死亡,就不由自主地害怕起來,心理上立刻陷入恐慌的狀態。慌亂中不禁大叫道:「媽媽!媽媽!」。這麼一叫,你猜想發生了什麼事情呢?我竟然在一瞬之間,飛到千里外的赫爾辛基,我父母家中的客廳裏。……覺得無聊,很想回到自己的家中,這麼一想,場景立刻改變,我回到千里外拉普蘭德的家中。……只是想著而已,便反覆好幾次移動到心裏想去的地方。」

以上兩則舉例,都是以自己的「心力」作為主導的情況,令很多不了解實情的人以為很有趣。當負面的「他力」出現時,情況就會霎時間逆轉,同樣是快得很恐怖。(請參看「瀕死體驗的意義」(十一)一文,有關「他力」的詳細解釋。)以下是住在日本山形縣的一位女士,在1973年因剖腹生產而出現「瀕死體驗」的經歷:

個案十三

「我進入一個極美麗的橘色世界,在廣闊的天地間飛翔。我向右方看,有一排類似傢俬的東西。但在下一瞬間,忽然變成綠色的世界,彷彿轉換電視的頻道一樣。兩個世界的畫面咻地轉換來、轉換去

在其中一個世界裏,視野中充滿了不知名的物體,那些物體不停的轉動,向著我滾過來,我彷彿快被壓扁了。在另一個畫面裏,一個類似隧道的巨型大空洞,一邊旋轉,一邊向我壓過來,似乎要將我吸進洞中。為了不被吸進洞中,我不斷拼命地爭扎着、大聲叫喊。當時心中,充滿了對死亡的恐懼與遺憾。那種無限遺憾的感覺,即使到現在,我仍然記得,絲毫無法消褪。」

畫面不斷地轉換來、轉換去,顯示這位女士當時的「業報」正存在着多種「正(善)與負( 惡)能量的角力」。那一種能量強,她就會進入那一種的「精神領域」。跟據「瀕死體驗」者與「通靈者」的描述,帶有吸力的洞,亦是其中一種「死後世界」的常見現象。如果無法超脫,就會被「定型」,亦即是正式再「投生」

這些吸力,是一種以至多種「引力」的共同顯現,亦是進入不同界別的入口。《佛法》稱這種「引力」為「業力」(「業力」網絡由於以往多生多世「善或惡」的行為,形成自己內心及受影響的其他人之「心力」互相糾纏,成為互相影響的「引力」網絡,稱為「業力」網絡。請參看由「敦珠佛學會」出版的「業力不可思議」)。愈接近「死後」至「投生」前的後階段,這些「引力」所產生的吸力就愈強。這種吸力可以避過嗎?應該用什麼方法呢?

當負面的「他力」出現時,只有兩種情况可以解救。一種是正面的「他力」,出現在危急關頭中作出解救。另一種是由自己的「心力」發出「對題」的能量作出解救。無論是那一種能量作出解救,其強度都必須比負面的「他力」強。正面的「他力」屬於「被動式」的解救能量,無法預知它會否出現。由自己「心力」發出的能量,屬於「主動式」的解救能量,最能應急及可以隨時使用,因此能否在「生前」學習及增強這種能力的強度,尤其是尋找「對題」的訓練,就成為所有「佛法」修行者的重要課題。

由於「死後世界」是「隨〝心〞而高速運轉」的,因此如何開發「心」之力量,將之引入「正確的路軌」,以協助「往生」善地、或者脫離一切「引力」的束縛至回復「本性」(請參看「瀕死體驗的意義」(四)「瀕死體驗的意義」(五)一文,有關「本性」的詳細解釋。),就成為「生前」的訓練重點。因為若果稍為偏離「正確的路軌」,後果是極其嚴重的。

若果未經任何訓練,又是否毫無辦法呢?就視乎每一個人的性格、人生經驗、質素、與涵養了,「鎮定」與「強烈的意志」,是最為重要的元素

個案十四

「一位名為塞瓦爾的男士,獨自一人開車穿越美國•南達科他州西南部,和內布拉斯加州西北部的不毛之地。車子在漫長的空曠之地行駛,他突然心臟病發,於是急忙煞車。當他開門下車,回頭一望的時候,他見到自己的身體留在車上。他毫不理會地繼續向前走,一條彎曲的小徑似乎特別為他而設。

路的兩旁不時出現大洞,洞裏的魔鬼與半人半獸的怪物在爬行,作勢要抓住他。雖然他心存恐懼,但由於他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從德國的「納粹集中營」中死裡逃生,這種經驗令他覺得這些怪物就是納粹的魔鬼,只要跨過他們就可以脫離險境。結果他成功地超越這種境界,瞬間進入喜樂的園地,之後又「起死回生」。」

上述的個案,來自洞裏的吸力不大,只有怪物在作勢抓人,並無猛厲的攻擊情況。顯示塞瓦爾的「惡業」雖然出現了,但並不強烈,只要「心神」安住於「鎮定、堅定的信念」,就可以超越。若果這種情境出現在「心志」較弱的人身上,驚慌會將他們嚇至錯亂地跌入洞中

「對題」訓練的重要性

即使塞瓦爾能夠避過險境,但並不代表他可以長期留駐在好的境界。因為「死後世界」的運作模式「隨〝心〞而高速運轉」的,而這種「心力」,包括其他所有靈界內的眾生「心力」及各種「引力」,是一處「強勝弱敗」的「能量角力場」。由自己發出的「心力」,在很多的情況下,都成為「舉足輕重、左右大局」的最重要因素,因為「解鈴還須繫鈴人」,這亦是為甚麼要「修行」,與及「修行」的重心,必須是「修心」及培育「量」的原因。(請參看由「 敦珠佛學會」出版的「一切唯心造」及 「修心與修行」CD光碟。)

「修心」可以去除或減弱「貪、嗔、痴」的殺傷力,令亡者容易進入「良好的界別」,避免進入「惡劣的界別」。培育「量」,可以協助亡者應付一切突變、脫離險境、擺脫「引力」的束縛。而擺脫「引力」的程度,就視乎在「生前」,接受何種的訓練,是否一些適當的「 對題」訓練。若果是「離題」的訓練,效果會被削弱、毫無作用,甚至形成「反效果」。(請參看「蓮花海」第十二及十三期「真假傳承及其相關意義」一文,有關對「心性」的影響。

對於「量」的訓練,「藏傳佛教」的修行訓練,可以說是「表表者」。其訓練甚為「詳盡、全面」,至於是否「對題」,就要視乎其「修法的內容及傳承系統教法」的「針對性題目」了。但在「修心」的去除或減弱「貪、嗔、痴」方面,「藏傳佛教」的弘播方法與表義,極易令人產生貪著與迷信。這一點必須加以改良及糾正

若果在「生前」並無適當的「對題」訓練,即使性格堅強,仍然是難逃「投生」或進入惡劣「精神領域」的命運,這個只是「遲與早」的問題。在《西藏度亡經》裏,有清晰的描述。

一位個性沉穩、親切,個性與品格好至令你想結為朋友的義大利男士,臨床死亡過五次。他並無宗教信仰,不相信有「上帝、天堂、與地獄」,他的「瀕死體驗」經歷,正好說明進入惡劣「精神領域」的「重複性」。以下是他的自述:

個案十五

「我看見火焰,還有一些高約4.5呎,最多5尺高的小怪物,全部圍在我的身邊。他們面目猙獰、樣貌駭人。我每一次死亡都會看見他們。每一次死亡,我都知道自己死了。卻又每一次都僥倖地「死而復生」。」

重複又重複的進入同一境界,這是十分普遍的常見現象。大自然界有一種「自動複製」的能力,就像我們的細胞,每天都在複製一樣。「 心」亦一樣會跟據某種強度的提示而啟動「自動複製及投射」的功能。

這位義大利男士,正身陷「他力」的惡劣影響,所處的「能量場」(又被稱為「磁場」或「氣場」)十分之差,來自「魔界」的「引力」作用,不斷複製,因而強度一直保持着。而「心」內的恐懼感、疑慮感,亦一直保持着,令「心」因應着這種恐懼的提示而啟動「自動複製及投射」的功能。這兩種力量的交匯,由於是同一種性質的,所謂「物以類聚」,一旦相遇,其力量以幾何級數的倍數增加,令這位義大利男士無法逃出一次又一次的被困,進入惡劣的「精神領域」。如果他無法再次「起死回生」,他投生「魔界」的機會率接近百分之一百

兩種力量的交匯,是一種「互相連結」以「產生結果」的重要步驟。要解除困局,必須用「偷天換日」的方法。亦即是說,令「自心」的狀況徹底地改變,令兩種力量的交匯,無法產生「不良的連結」、或者「中止連結」、甚至改變「連結的性質及方向」,因而所「產生的結果」亦會改變。這就是為甚麼要「修行」,與及「修行」的重心,必須是「修心」及培育「量」的原因。前者是「守」的力量,後者是「 攻」的力量

有沒有「不守不攻」,卻又可以解除困局的方法呢?是有的,「佛」與「眾生」不同的地方是「佛」的「心」,是「空性」的請參看由「 敦珠佛學會」出版之「空性:非有非空」。,不含任何「貪婪、嗔恨、愚痴」等負面能量。由於「空性」不帶任何「引力」,所以不會與其他「引力」連結,因此不受「業力」網絡的控制,可以隨「心」地轉化為「法身」,「佛教」稱為進入「湼槃」。(請參看由「敦珠佛學會」出版之「生與死的奧祕」第二集。)如果能夠將「心」導入「空性」的狀態,就不會再有「死後世界」的問題存在,可以直接擺脫一切「引力」的束縛,這是「佛教」與所有其他宗教不同的地方

但「空性」的掌握並不容易,在「生前」有肉體的支撐及遮蓋下,很難具體地見到「空性」的修持效力及程度。只有在「死後」,運作模式「隨〝心〞而高速運轉」的情況下,才可以驗證「空性」的修持效力及程度。為了確保在「死後世界」的安全性及自我保護能力,其他種類的「心力」訓練,尤其是拆解險境的方法,仍然必須學習及修持

有一些「過度自信」的人,以為只修「空性」就可以面對一切困境。這些過度高估自己的能力,以及過度低估「死後世界」之複雜性的人,必須有充足的心理準備,就是會「隨時失手、受盡折磨、毫無應付的能力」

在過去,無數的精進修行人,都曾經「失手」,要繼續輪迴苦海,為什麼你會如此「過度自信」呢?憑什麼呢?只憑「空性」嗎?你對「空性」真的掌握嗎?有幾深的程度呢?可以應付一切嗎?「當你病痛得死去活來的時候」、「 當你死時,肉體的〝四大分離〞令你痛得難以形容的時候」、「當環境是〝瞬息萬變〞,而且具有〝攻擊性〞的時候」,你可以保持「空性」的狀態不變嗎?其他的「解決方法」與協助是否都不需要呢?究竟你是「天真、無知、不肯面對現實、抑或是自欺欺人」呢?(有關肉體的「四大分離」解釋,請參看「瀕死體驗的意義」(八)一文。

由「臨終」至「死後」、再至「投生前」的每一個階段,都有不同的情況、不同的危險、不同的苦難、不同的機會。要「針對性」地因應不同的情況作出修持的訓練,並且要徹底認識「死後世界」的運作模式與特性,方可「避開最險的情況、舒緩難忍的痛苦、抓住機不可失的關鍵、發揮自心的最高效能、提升成功的機會率」。這就是「對題」訓練的重要性。

盲修瞎練的危險

有很多人,由於無法尋得適當的「上師」(《佛法》修持上的導師),又或者「自尊心、自負心」的問題,加上低估了「死後世界」的複雜性與難度,都喜歡由書本、某些片面教授,自行摸索及修練,為自己埋下更多的陷阱

個案十二中的奇魯戴醫學博士,自從經歷過「瀕死體驗」之後,對那種經歷產生極大的興趣。為了重溫那種經歷,她以自我催眠的方式達到「脫體」的效果。以下是她的自述:

「脫體」之後,我想重回肉體,卻無法順利回去。那時只有下半身可以順利進去,但上半身郤進不去,「精神身」與「肉體」都只有在下半身中相連,好像「連體嬰」的狀態。我想再「 脫體」重試一次,卻出不來了。當時進退兩難,我焦急萬分,不知如何是好。結果我奮戰了三小時,總算可以回到肉體。自此之後,我了解這個體驗相當危險,所以不敢再嘗試了。

「瀕死體驗的意義」(十一)一文中,個案十的史蒂芬妮,十分喜歡「靈性」的探索。她參加「內心平和運動」組織的聚會,又使用「催眠療法」、「回歸前世療法」。由於有太多的不瞭解,但又從這些療法中獲得片面的「 靈界知識」,因而內心產生很多矛盾、疑惑、與憂慮。在「瀕死體驗」產生前,她已修練至「看見人的氣場、預言未來」。她只學習英文,但藉着催眠,她可以說出六種不同的語言。

雖然她因為修練而擁有「預知能力」,但由於沒有《佛法》的智慧作為平衡及解釋,亦無「 對題」的拆解方法,引致「壞處」多過「好處」 。在一場驚嚇的負面「瀕死體驗」中,她完全不懂得如何處理,受盡驚恐的折磨

「盲修瞎練」畢竟是危險的、緩慢的、曲折的,甚至「一失足成千古恨」,倒不如尋找一位有經驗、具能力的「真上師」作為指引的明燈。較為保險,而且快速。但是如果誤求「假上師」 ,情況會比「盲修瞎練」更危險,後果更悽慘絕對是「萬劫不復」的。(請參看「蓮花海」第十二及十三期「真假傳承及其相關意義」、與及「蓮花海」第三及四期「真假上師」等文章。)

如果所跟隨的「上師」,欠缺經驗與足夠的知識,尤其是對「死亡」及「死後世界」的運作認知、應付方法、對應的修持方法,就難以協助你面對如此重大的考驗及關卡,只能作為一位「心靈安慰」的善知識,所以必須萬分審慎地選擇

不要依賴及迷信「加持力」,因為這些只是旁立的「助力」,在「死後的世界」裏,由自己發出的「心力」,才是「舉足輕重、左右大局」的最重要因素。如果這位「上師」對「死後世界」的認知太過缺乏,就更難發揮作用。「藏傳佛教」的一位祖師「日月光尊者」,就曾經嘗試以「神通」力進入靈界拯救他的親人,始終不敵「業力」及亡者的「主心力」作用。

生命的意義

死亡是每一個人的必經階段,亦是極危險的轉捩點,如果放棄在「生前」的學習及訓練機會,是極為不智的。如果胡亂學習,則更為愚痴。綜合各方的資訊,包括有跡可尋的「瀕死體驗」者、通靈者、以催眠回憶前生的人、修行高深的人、與及經典的描述,都可以肯定地知道「 生命是延續的、不學習處理是危險的、生命有著特定的意義、精神狀態必須提升」。

若果能夠善用今生的一切資源,包括財富、知識、能力、時間、壽命、健康,深入理解死後的生命如何延續、如何遇險、如何逃生,因而重新釐定一切「做人處事」的態度及手法,棄惡揚善,並且以適當而具智慧的方法,積極訓練「心力」的「清明度及專注度」,用以提升精神的狀態,與及學習如何處理死後的嶄新生存形式及形態,令生命的精神領域得以不斷提升,直至「脫離輪廻」,擺脫一切束縛

這種運用及善於處理今生的資源,豐富今生的生命,提升生命的進化過程,以至脫離一切對生命的束縛,面對死亡,甚至「運用死亡」以加速「精神生命」的進化過程,不負今生的「擁有與存在」,不辜負未來生命的期望,就是真正的「生命的意義」

莊子說:「善吾生者,乃所以善死」。意思是「善於處理生命,亦將會善於處理死亡」。能夠在生前積極面對生命,了解生命,學習處理生命,以至最終可以輕鬆地掌握生命,不再痴纏,不再輪廻,這種「善吾生者」,正是「生命的真諦」既知生,亦知死

不辜負生命的擁有,發揮生命的原動力,釋放潛能,將生命的光采發展至極處,令自己可以脫離如車輪廻轉般的束縛,不再生生死死地無助。這種如「光」一般明亮的智慧,正是「生命的真諦」

尋求全面的理解與答案,是消除「疑慮」的最佳方法。

學習掌握「生命的真諦」,是熄滅「驚恐」的徹底途徑。

「死後世界」的一切變動,都發生在「一瞬之間」,「生前」的學習與修持,是必須的,祝願你們可以

握命運之樞紐

主浮沉於一刻

有待探討的領域及問題

究竟負面的「瀕死體驗」(Negative Near-Death Experiences),與「臨終時」所見到的惡劣境象,其產生的原因,又是否一樣呢?而第八期「蓮花海」的「瀕死體驗的意義」一文,提到一些「臨終的景象」,在別的宗教亦一樣出現,有一些同樣訴說“被光明圍住,見到耶穌、瑪利亞前來迎接”。為什麼會這樣的呢?

究竟「臨終的景象」代表什麼現象呢?見到壞的景象又是否代表後果堪虞、結局悽慘呢?為什麼在第8期中描述的廿五名修行者都用同一種修行方法,而且同樣地團結及勤力修行,但是卻仍然出現各種不同的、壞的「臨終景象」呢?究竟是那一方面出現了問題呢?別的宗教一樣有「 神」來迎接,是否一切宗教,都具有同樣的效力呢?究竟如何修行,才可以確保「臨終的景象」是好的呢?如果出現壞的「臨終景象」,有沒有救急的方法呢?

究竟具有什麼條件的修行方法,才是「對題」的「精神提昇訓練」呢?「精神提昇的訓練」這麼多,應如何選擇、如何配合每一個不同的階段呢?

我們不妨又來一次「智慧的腦震盪」,想一想之後,在未來的文章內容之內,再印證既合符「科學」,亦合符「佛法」的答案,好嗎?………(待續)

 

返回「生命提昇」頁面觀看更多「生死教育」精選文章

前往「本會出版」頁面了解更多「生死教育」資訊

前往觀看深層 「生死教育」教學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