瀕死體驗的意義(十三)

操控一切的「業力」線

「死後世界」有很多種,不同的階段,有不同的情況。為甚麼呢?因為「死後世界」是「隨〝 心〞而高速運轉」的,所以變化的程度及速度都極高。「思想」,亦即是「心之所想」,是一種「能量」。正式步入「死亡」之後,隨著其它「心力及引力」的不斷加入、與及「自心」的情緒雜念不斷湧現,構成複雜的「能量角力」環境,亦形成不同的階段、不同的「死後世界」、與及不同的情況。

這些不同的「心力及引力」,可以具體地看見嗎?《佛法》所說的「業力」,可以形象化地看見嗎?在什麼情況下可以看見呢?(「業力」網絡:由於以往多生多世「善或惡」的行為,形成自己內心及受影響的其他人之「心力」互相糾纏,成為互相影響的「引力」網絡,稱為「業力」網絡。請參看由「敦珠佛學會」出版的「業力不可思議」光碟。)

以下的個案,可以提供一個答案:

個案十六

住在日本東京都目黑區的T.T女士(不願意透露名字),在十八歲的時候,患上痢疾。她高燒一個月之後,因為肺炎而陷入昏迷狀態。醫生們都表示束手無策。就在此時,她經歷了「瀕死體驗」。

她在病床上,見到病房的牆壁、天花板,伸出無數如繩索般的綫,將她團團地綁住。她被這些多至數不清的綫拉走,進入一處無法形容的痛苦領域。承受著痛苦及動彈不得的她,忽然又被拉進一條非常黑暗的隧道,在那裏遊走。整個畫面都是黑漆一片的,忽然對面有一把聲音在呼喚她的小名,她認得是兩年前去世的姐姐,正提着一盞探照燈走來。由於太黑暗,她只看見探照燈所發出的紅色亮光。突然一股拉力,她又回到人世間。

上述的個案中,所描述的多至數不清的綫,就是形象化的「業力」,亦即是「引力」。一般人、以至擁有「超能力」的修行人或者死後的「中陰身」(由死後至投生前的過渡期身體,身體的物質結構稀疏,「密宗」稱為「中陰身」,其他「宗教」稱之為「靈魂」或者「靈體」。) ,都未必能夠很形象化地看見「業力」的存在及作用,只能感受它的存在。

為甚麼T.T女士可以看見呢?因為下列的兩個因素:

1. T.T女士的「精神身」擁有一種特殊的「超能力」(請參看「瀕死體驗的意義」(二)一文,有關「超能力」的詳細解釋。) ,可以看見「業力」的「光波」範圍;

2. T.T女士在該段時期所產生的「業力」,十分強力及複雜,來自十方八面的「引力」同時產生作用,引起「角力」的爭持。由於「引力」太多,形成一層又一層的「業力」網,此等聚結令密度增加,比較容易由具有「超能力」的眾生所察覺。

正如釋迦牟尼佛的開示,多生多世的「業力」累積是無窮盡的,究竟何時引發「結果」的出現,就視乎各種因緣的條件是否齊集及成熟。如果多生多世的「業力」累積同時出現,其密度之高,相信會比壓住孫悟空的五指山還要高、還要厚。

「業力」尚在形成中的時候,其形態及動向是難以預測的。凡是看得見的「業力」,必定是已經凝聚成功,可以產生「結果」的一種「力量」。尚在形成中的「業力」,可以用「量子力學家」海森堡的「測不準(無常)定理」(Uncertainty Principle) 作為解釋,例如「波動作用」,是一種「虛」的「能量」,並非實物,不能用任何標準測量,只知道它與「位置、動量、動能、位能」有關。

菲莉絲•愛德華,經歷了三次的「瀕死體驗」,成為「瀕死體驗」的研究者。她訪問了兩百多名的「瀕死體驗」者之後,出版了一本書籍,名為《重生》(Coming Back to Life)。書中提及「瀕死體驗」者因體驗而擁有各種的「超能力」,其中一種是看見眼前的事物,都由會發光的細絲連結在一起,世界上所有的事物,因此而形成一個巨大的網絡。這張「能量的網絡」,就是「業力」網絡《佛法》稱為「共業」

好像T.T女士那樣,見到病房的牆壁、天花板,伸出無數如繩索般的綫,將她團團地綁住。情況猶如一個「被蠶絲作繭綑綁的蠶蛹」一樣,蠶絲的密度極高,被圍困的程度亦愈高。這些形象化的情景,顯示T.T女士當時的「業力」凝聚十分惡劣及急速。由於出現在同一時間,可以產生「結果」的「業力」太多,「能量的角力」情况,誰勝誰負,就更形複雜及難以掌握了。所以她急速地被綁、被困、承受難以言諭的痛苦,之後由痛苦的領域,轉到黑暗的隧道,又由黑暗的領域,回到人間。但總體而言,都是負面的多。T.T女士能夠逃出生天,所依靠的力量,究竟是什麼形式的力量呢?可以在生前培訓這種力量嗎?有沒有強力的培訓,足以增加脫困的成功率呢?

T.T女士當時的「業力能量角力」,由於她本人未經任何訓練,不懂得處理,因此佔大比數的「 能量角力」就只有兩種「善性及惡性的業力角力」 ,而另一種本來是主角,由「自心」作主導的「主心力」,在「驚惶失措」之下,力量甚為微弱。

由於T.T女士當時的「惡性業力」佔大比數,因此她在一瞬間已經進入無法形容的痛苦領域。之後的「善性業力」不斷增加,在「能量角力」的爭持下,進入較為輕鬆、可以自行遊走的黑暗隧道,在「善性業力」再度增加的情況下,明燈與救星逐漸走近,並且以過世親人的姿態出現,進一步為T.T女士壓驚。而最大的「善性業力」,就是最後的一股、亦是最強的一股「善性拉力」,令她可以即時脫離困境、重回熟悉的人間。

因此T.T女士能夠逃出生天,所依靠的力量,就是她多生多世以來累積的「善性業力」。所以如果在生前「廣種善業、作對題的正確修行、訓練心力的強度、學習適應及處理死後的存在形式、甚至由後人或朋友在人間代做正確的法事協助」,都是「善性的業力」。跟據《地藏經》的開示,為亡者而做的正確法事,亡者只可以接收七份之一的「善性業力」功德。

「能量角力」的勝負關鍵

眾所皆知,「優勝劣敗、寡不敵眾」是任何「角力賽」的勝敗關鍵。在「死後世界」的「能量角力場」之中,亦是一樣。亦即是說,以「心力」為主導的死後環境,如果要取得「主導權」,不會像「一片羽毛」般任由「業力之風」吹動得「左支右絀」,「心」的質素、「心力」的強度,就是勝敗的關鍵。要「運轉乾坤、扭轉逆勢」,就只有作對題的正確修行、訓練心力的強度,方可重拾「主導權」。

「心」的質素是什麼呢?就是心內「貪、嗔、痴」的濃度有幾多。與「貪婪、嗔恨、愚痴」掛鉤的「喜、怒、哀、樂」等負面能量,是一種負面能量的「引力」,帶有吸力,會自動連結其它「惡性的引力」,所以受到「惡性的業力網絡」控制

與「奉獻、慈悲、智慧」掛鉤的「少貪、少嗔、少痴」等正面而純淨的能量,是一種正面能量的「引力」,帶有吸力,會自動連結其它「善性的引力」,所以受到「善性的業力網絡」控制

「佛」與「眾生」不同的地方是「佛」的「 心」,是「空性」的,不含任何「貪婪、嗔恨、愚痴」等負面能量。由於「空性」不帶任何「引力」 ,所以不會與其他「引力」連結,因此不受「業力網絡」的控制。(請參看由「敦珠佛學會」出版之「空性:非有非空」。

無論「心力」的強度有幾高,如果「心」的質素很差,「能量連結」的方向仍然是不變的,都是向着「惡性的引力」方向前進,只是「心力」的強度愈高,連結的速度愈快而已。亦即是「慘得更快」。

所以「假上師、邪師」,與及受其影響的信眾,由於「心」的質素及身處的磁場都是負面的,當失去肉體的支撐,只餘下以「心」為主導的「死後精神身」時,就會急速地下墮投生,與極差的領域連結

「瀕死體驗」者的經歷,正為這些容易受人影響的信眾,敲響了警鐘。即使並無宗教信仰,但具有特異功能,可以窺見各種界別眾生的生存狀態的人,亦同樣地作出警告。在《大善知識信札》(The Mahatma Letters) 一書中,記述了一些特異功能者的靈界見聞。當中描述一個名為「阿維奇」(Avichi) 的地獄,是專為那些完全以「自我」為中心,為錯誤的目標而奮力前進的法師而設。這裏的法師,是泛指一切的「靈性」導師,並不局限於宗教的導師。

書中描述這些「靈性」的導師,雖然達到了窮畢生之力所追求的目標,也得到了他們想得到的,但由於他們引領自己及他人的「心」,走向錯誤的軌跡,令大批無辜的人慘受「惡性的果報」,因此被困在「阿維奇」(Avichi) 的地獄之中。這些人致力追求的天堂,實際上已經變成了他們的地獄。這個地獄的景況,正好就是《佛法》所說的「孤獨地獄」

跟據《佛法》《佛藏經》(Buddha Pitakadu Hsilanirgraha Sutra),有如下的描述

「世間之敵僅僅掠奪生命,只是令人捨棄身體而已,不能令墮惡趣。
而入邪道之愚癡者將求善義者引入地獄中千劫受苦。
何以故?因其行持有相之法,宣說顛倒之法故。
如若宣說令入邪道之法,則較斷一切眾生之命之罪過還重。」

意思是一般世間上的仇敵,最大之危害性亦只是令人死亡,失去肉身。只要受害者的「心性」不被扭曲,死後是不會投生入「地獄」的。為什麼呢?因為當死後失去肉體的粗性物質支撐,在尚未投生以取得另一種物質結構的身體前,生命會以「 心」,亦即是「精神」,作為此過渡期的「主體」 ,亦是最主要的「主導力量」

如果作為主導的「心性」,因為生前受到教授邪法、心術不正、惡毒、及「貪、嗔、痴」重的人所誘導,令「心性」歪離,以慣性的處事行為及磁場,在「靈界」中遊盪,就會被同類型的惡性磁場所吸引,進入「地獄」中承受數以億億年(「千劫」是一個難以計算其長度的時期。) 的漫長痛苦。這是大自然的一種物理現象 –「物以類聚」。(請參看「蓮花海」第12期之「真假傳承及其相關的意義」一文)

所以「心」的質素,是「能量角力場」的成敗關鍵,亦是一切修行、精神純度的提升、以至「 成佛」的關鍵。擁有優良的「心」之質素,保住不隨便下墮投生的情況,下一步就是如何加强「心力」的強度。

以寡敵眾、以強制弱

為甚麼要加強「心力」的強度呢?單靠優良的「心」之質素,已經可以自保,不是足夠了嗎?答案很簡單,多生多世的「業力」累積是無窮盡的,如果同一時間出現大量的惡性「業力」糾纏,排山倒海地迫近,優良的「心」之質素,可以抵禦不變嗎?加強「心力」的強度,將「心力」發揮在關鍵的位置之上,可以令成功率提升,亦令速度加快。

既然多生多世的「業力」累積是無窮盡的,如果同一時間出現大量的惡性「業力」糾纏,有何種方法,可以「以寡敵眾、以強制弱」呢?其中一個答案是「藏傳佛教」的修行方法。例如《中陰文武百尊》修法。(請參看「蓮花海」第13期之「智慧的修行方向」一文,有關如何判斷「修行方法」的優劣及有效程度,及所需的要素。)

《中陰文武百尊》修法,是專門為「死後世界」而設的一種高級修法,所以十分「對題」及「 貼題」。修行者要觀想身內的主要氣脈位置,分佈着不同的「佛、本尊」 (「密宗」稱「佛」為「本尊」,意即修習「法本」時的「法之) 。有寂靜相狀的「佛、本尊」,亦有兇惡相狀的「佛、本尊」。為甚麼呢?這個修法有沒有危險性呢?請先看一看下列的個案:

個案十七

住在美國克里斯,小時候因多次高燒不退而出現六次的「瀕死體驗」。每一次都去到同一個地方。那個地方有一個大坑和筆直的圍牆。有一些大怪獸,似乎是世上體型最大的棕熊。在每一條通往外面的路上,都有一隻大熊在看守。克里斯說,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個鮮紅色的峽谷、一道鮮紅色的圍牆,和發出嘶吼尖叫聲的巨熊。他被嚇出一身冷汗,汗水弄濕了床單,令他從此害怕睡覺。

上述個案的境界,並不稀奇,一般人如果正式進入「死後世界」,都會遇見。為甚麼大多數的「瀕死體驗」者都未有遇見呢?答案是因為他們尚末正式進入「死後世界」的解體部份,所以只有少數的「瀕死體驗」者,因為體質及「業力」的巧合配對,進入「死後世界」的解體部份,因此見到上述的情景。

由於這個部份是解體部份,經歷者如果正式進入死亡,正式完全地解體,這一部份的記憶會同時解體散失,一般眾生都無法儲存這一部分的記憶,因此即使「以催眠進入前世、能夠回憶前世的人」,都甚少能夠描述這一部份的記憶,只有少數能夠進入這一部分的「瀕死體驗」者,由於在解體前「起死回生」,所以可以保留記憶

在「密宗」的一些典籍裏,記載一位祖師日月光尊者,以修行之力進入「中陰境界」,意圖救助因疫症而死的弟弟。當他見到弟弟時,詢問弟弟曾否遇見《西藏度亡經》中描述的某些境况時,他的弟弟表示當時情况十分驚嚇、混亂,即使生前已經由《西藏度亡經》中預知會出現特殊境况,但仍然在一開始就驚嚇至昏厥,醒來之後就什麼都忘記了

《西藏度亡經》中的教法,傳自「法身佛」普賢王如來,再由「藏傳佛教」的始祖蓮花生大士續傳,因此能夠詳盡地描述這一部份的境况。由於「解體」是大自然物理轉變的一種契機,如果懂得運用,可以令迷失及受盡「輪廻之苦」的眾生回復具大能力的「本性」,亦即是「成佛」。所以「法身佛」普賢王如來以最高度之智慧,傳下一批「對題」兼「貼題」的「密宗」修行方法。(請參看「瀕死體驗的意義」(四)「瀕死體驗的意義」(五)一文,有關「本性」及「法身」的詳細解釋。

跟據《西藏度亡經》的經文描述,心內的「貪、嗔、痴」,會以「一紅、一黑、一白」三大懸崖絕壁出現。為甚麼呢?因為「貪、嗔、痴」是一種負能量,在死亡時,「心」(精神身)與肉體分離時,肉體每一個細胞對「心」所發出的控制「引力」,會隨著肉體的「解體、釋出能量」而逐漸減弱。

「心」內的「貪、嗔、痴」等負能量,亦因「引力」的減弱而釋放出來,分解過程觸動感受,投射到「心」內時,「貪」會以「紅色」出現。如果生前或多生多世累積的「貪婪」極重,就會以堅硬畢直的紅色圍牆,或者峭拔屹立的紅色懸崖絕壁形態出現。

「嗔」會以「黑色」出現。如果生前或多生多世累積的「嗔恨」極重,就會以堅硬畢直的黑色圍牆,或者峭拔屹立的黑色懸崖絕壁形態出現。

「痴」會以「白色」出現。如果生前或多生多世累積的「愚痴」極重,就會以堅硬畢直的白色圍牆,或者峭拔屹立的白色懸崖絕壁形態出現。

三者可以同時出現,或者只出一者或兩者,因人而異。而體內氣脈集結之處,「密宗」稱為「 脈輪」,是所有不同氣流的集散地。看守各進出路口的巨熊,其實是「脈輪」的中心「脈結」處,「 密宗」稱為「種子字」

當解體時,體內不同種類的氣流,「密宗」稱為「五根本氣」及「五支分氣」,會同時解體流散。氣體亂烘烘地混雜流散時,都會齊集及流經「 脈輪」,所引起的風轉音聲,觸動感受,投射到「 心」內時,就會形成嘶吼尖叫聲、雷擊聲。在運轉的高峰時刻,有如地震,可以震散未經訓練的脆弱「心靈」,令其跌入「惡劣的精神領域」,直接投生該處。

無數眾生都曾受此慘痛折磨,因此「法身佛」普賢王如來,慈悲地在此「關鍵位置」設立修行方法,這就是「藏傳佛教」的高階訓練,例如《 中陰文武百尊》修法,修行者要觀想身內的主要氣脈位置,分佈着不同的「佛、本尊」。有寂靜相狀的「佛、本尊」,亦有兇惡相狀的「佛、本尊」。

其中的奧妙,在這裏不會論述。很多具有此「傳承」的教授者都未必清楚,只知道照稿讀、照「儀軌」教,難以完全掌握竅門。但必須一提的,就是這些法要的危險性

加強不正確「心力」訓練的危險性

由於多生多世的「業力」累積是無窮盡的,在「死後世界」又以「心力」為主導,一如個案十六的情況,T.T 女士被無數如繩索般的綫困住,猶如一個「被蠶絲作繭綑綁的蠶蛹」一樣。要抵敵無數的「業力綫」,將您拉扯至無法預知的地方,倒不如自行連結至「佛的淨土」,更為主動。

因此《中陰文武百尊》的修法,以及一些高階的深層修法,修行者要觀想身內的主要氣脈位置,分佈着不同的「佛、本尊」。數目可以高達 「一個細胞、一條連結」。如此陣容的連結,當然可以抵敵無數的「業力綫」。即使「以寡敵眾」,亦可以運用超強的「心力」作為補救,「以强制弱」。

但「物極必反」,如果對一個「心力」較弱、「心」的質素差、犯戒、或者還在初階段的修行者傳授這個修法,效果會相反。為甚麼呢?因為「心力」較弱、初階段的修行者無法以超強的「心力」連結眾多的「佛淨土」,會造成混亂,結果是力量分薄了,連一個「佛淨土」也無法連結。

「業力的能量角力」,十分凶險,成敗只差一綫。如果「心」的質素差、犯戒,連結通常都會在「物以類聚」的大自然規律約束下,自動前往「惡劣的精神領域」,並非如修行者的「一廂情願」 ,以為已經連結眾多的「佛淨土」,買了保險。結果當加速「心力」前往的時候,方知目的地已被更改為「地獄」。

所以即使對修行「一無所知」,但可以穿越靈界的人所著的《大善知識信札》(The Mahatma Letters) 一書中,如此說:「致力追求的天堂,實際上已經變成了地獄。」而「藏傳佛教」的「密續」 ,亦強調此一說法,並記載一個修持「大威德本尊法」已達「心力」超強的修行人,因為「心」的質素差、兼且「毀犯戒律」,結果死後以急劇的速度進入地獄。由於「心力」超強,引致在地獄中的形態及樣貌都仍然是「大威德本尊」的相貌,此個案被稱為「地獄大威德」個案。

「藏傳佛教」的始祖蓮花生大士,對以「心力」修持為主的修行者作出忠告:〔如蛇在竹,非上即落。〕即是說,如果「修行」只講求「方法、手段」,不理會「心」的質素差,連「戒律」都守不住,結局是「事與願違」,下場比不修行的人更悽慘,下墮得更快。

《佛法》的修持,尤其是「密宗」,十分重視「戒律」,成為所有「諸佛、菩薩、護法」的「 共識」,可以說是實力最龐大的一組「心力群」,亦是強大的「助力」。所以如果毀犯「戒律」,引致失去最強大的「助力」,是十分不智的。

因此之故,「密宗」十分重視「心」的質素,並無優良的「心」之質素,不可以傳授以「心力」為主的修法。為了確保傳法的「上師」遵守此一法則,「密宗」規定傳法的「上師」,必須擁有由「具傳承的上師」授權傳法的「傳承」資格,方可成為合格的「傳法上師」。

為了進一步保障修行者,即使是擁有「傳承」的「傳法上師」,「密宗」仍然要求跟隨的信眾,要觀察對方六年或以上,方可投以信任。而擁有「傳承」的「傳法上師」,願意接受向自己投以信任的弟子之後,亦要觀察對方六年或以上,方可傳授以「心力」為主的修法。前後最少花上十二年。而「傳法上師」在這十二年內之任務,就是調校及磨練弟子的「心」之質素

可惜近代「急功近利」的人多,為求速成學法、加持,盲目追求「上師」及「灌頂」,造就了很多並無「傳承」,卻假稱擁有「傳承」的「假上師」。一些為求生計、毫無涵養、喜歡炫燿具有眾多教法及權力的「具傳承傳法上師」,亦胡亂傳出無數的「灌頂」,對訓練弟子們「心」之質素方面,毫不著力。此舉無異於毀犯「戒律」,結局是「具傳承的傳法上師」,亦變成「假上師」,帶領一批既「貪婪及無知」,又充滿「嗔心」的「自高自大」者,一起進入「地獄」之門。(請參看「蓮花海」第十二及十三期「真假傳承及其相關意義」 、與及「蓮花海」第三及四期「真假上師」等文章。

盲目及隨便「灌頂」的嚴重後果

《華嚴經》說:「一切唯心造」(請參看由「敦珠佛學會」出版之「一切唯心造」。),因此「心力」的訓練,仍然是必須的。而《中陰文武百尊》修法的精華所在,亦並非只是上述的幾點,問題是能否掌握此修法的關鍵位置,運用正確的「心力」,才是此法要的精華所在

很多人由於不了解「密宗」教法的精妙處,因而隨便評批及攻擊,誤導及切斷有緣者的提昇道路,這些人種下的「惡因」,將會為自己帶來悲慘的不良後果。若果並無如此級數的「見識、證悟、或智慧」,最好存疑,而不作隨便及不負責任的批評,直至深入理解及提昇自己的知識及悟性,方始論述,否則誤己誤人

其實亦難怪這些人對「密宗」如此反感,因為最近有一些「上師」,為求吸引信眾前往「灌頂」,借助蓮花生大士之名,斷章取義,在宣傳稿中說只聽聞一次《中陰教法、中陰文武百尊》之開示,就可以「成佛」,即使犯了「五無間罪」之「 戒律」,亦可以因聽聞有關開示一次「成佛」。這是「撥無因果」,與「大自然規律」完全相反的誤導。(請參看「蓮花海」、「第13期之「智慧的修行方向」一文,有關「因果定律」不滅、「不昧因果」的解釋。)

要修持《中陰教法、中陰文武百尊》教法而得救,必須在「關鍵的位置」中,以正確的「修心」修持,方可「成佛」。有很多「條件及因緣」要配合,並非如「騙子」所說,聽聞一次「成佛」。「密續」中記述日月光尊者的弟弟多傑,生前亦曾受此教法及聽聞兩次,結果亦一樣在「靈界」中流浪,就是一種「當頭棒喝」的鐵証。稍有良知及佛法根基的「上師」,都不會如此荒謬地歪曲「因果業報」,亦不會隨意地扭曲眾生的「心性」,與眾生同下「地獄」

很多不顧「因果」,只為私利的人,由於知道一般信眾對此教法一無所知,因而落墨行騙,導人「迷信」,竟然還自稱「仁波切、活佛」,抹殺一切因果,令善信失於仰之中,失去分析的能力,不理會正確的教法。此等所謂「上師」,只顧「放下魚餌」,視信眾為愚蠢可笑的獵物,危害他們的「心性及慧命」,直接令「藏傳佛教」受到極大的損害。

這些行為,影響深遠,等同毀滅正法,跟隨者亦受到其惡劣「心性」及磁場的牽連,種下進入「地獄」之因。因此凡接受這些「騙子」給予「灌頂」的人,必須盡快於佛前深自懺悔,去除愚痴、貪念,以求自救。以後不觀察「上師」六年以上,不要隨便因貪心而盲目接受「灌頂」,成為「上釣的魚兒」。失財事小,無端地種下「地獄之因」,實在不值得

下一期將會繼續深入研究「心力」的訓練及其障礙。

追逐着自我的目標,可知它會為你帶來更多的束縛呢!
茫茫苦海,何必為了迷失的目標,再添「苦因」呢!
重整「心」之質素,訂立回歸「本性」的目標,是脫離一切「苦因」的根本莫迷途,否則空悲切

有待探討的領域及問題

究竟負面的「瀕死體驗」(Negative Near-Death Experiences),與「臨終時」所見到的惡劣境象,其產生的原因,又是否一樣呢?而第八期「蓮花海」的「瀕死體驗的意義」一文,提到一些「臨終的景象」,在別的宗教亦一樣出現,有一些同樣訴說“被光明圍住,見到耶穌瑪利亞前來迎接” 。為什麼會這樣的呢?

究竟「臨終的景象」代表什麼現象呢?見到壞的景象又是否代表後果堪虞、結局悽慘呢?為什麼在第8期中描述的廿五名修行者都用同一種修行方法,而且同樣地團結及勤力修行,但是卻仍然出現各種不同的、壞的「臨終景象」呢?究竟是那一方面出現了問題呢?別的宗教一樣有「神」來迎接,是否一切宗教,都具有同樣的效力呢?究竟如何修行,才可以確保「臨終的景象」是好的呢?如果出現壞的「臨終景象」,有沒有救急的方法呢?

我們不妨又來一次「智慧的腦震盪」,想一想之後,在未來的文章內容之內,再印證既合符「科學」,亦合符「佛法」的答案,好嗎?………(待續)

返回「生命提昇」頁面觀看更多「生死教育」精選文章

前往「本會出版」頁面了解更多「生死教育」資訊

前往觀看深層 「生死教育」教學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