瀕死體驗的意義(六)

「全知感」與「瞬間前瞻」:

最早研究及發表「瀕死體驗」報告的雷蒙.穆迪醫生,在積聚愈來愈多的個案及經驗之後,將兩項要素加入他的後期著作之中。一項名為「全知感」(omniscience),另一項名為「瞬間前瞻」(flash forword)。

「全知感」是指一種「對所有知識完全了解、無所不知」的感覺。「瞬間前瞻」是指「眼前突然閃過“未來”的境象,而後來又真的變成是事實」。這兩項要素,在「佛教」的《經典》裏經常出現。由於「瀕死體驗」者曾經處於「報身:光」的狀態,「本性」的大能力,有一定的回復程度(請參考「瀕死體驗的意義」(4)及(5)一文),所以出現上述兩種能力。

究竟由這些能力所預測的「未來」,是否一定會「變成事實」呢?上一期的文章,留下幾個問題,讓各位來一次「智慧的腦震盪」。這些問題是:究竟是「預言」構成「未來的結果」,抑或是「未來的結果」映射出「預言」呢?沒有「預言」 ,就是否沒有「未來的結果」呢?沒有「未來的結果」,又是否沒有「預言」呢?究竟什麼是「未來」?又什麼是「預言」呢?那些「算命、占卜」 ,又是什麼呢?他們的真實性有幾多呢?

在尚未進行討論之前,請先看一看以下的有關個案:

個案六:

事件發生在1988年,從台灣移居美國廖褚健先生,發生車禍。他的頭部撞向「後照鏡」,產生劇烈的疼痛,大約昏迷了幾秒鐘。醒後難以呼吸,要一至兩分鐘後才逐漸回復正常。他感覺頭部在流血,但卻摸不到,只有一些「鼻清」從兩個鼻孔流出。他以為自己沒有受傷,所以不看醫生,直接回家休息。結果他在床上昏迷了三十六個小時。以下是他的自述:

「我聽見我的女兒正在呼喚我,我回應了很多次,她似乎聽不見。忽然我發現自己原來飄浮在床的上空,還見到女兒正在搖動我的腳。在驚嚇之餘,我立刻唸了一聲“阿彌陀佛”。就在這一刻,我感覺進入一種凝聚、壓縮的空間裏。關乎我一生的無數片段,好像倒退的影片一樣,在我面前急速地閃過。那種感覺,好像被壓縮在一只大碗裏,又好像身處一條高速移動的通道裏。

畫面特別停留在我父親的出殯場面,當時我只有四歲。經過通道之後,我不停地往前飄。彈指之間,我發現自己來到台灣的上空。但突然之間,我又被一股很大的力量急速地拋出。在一瞬之間,我看到整個地球,好像一顆透明的水晶球一樣,我可以透視到地球的另一端。

然後,一片明亮而閃爍的光芒向我包圍過來。一種充滿寧靜、安祥、帶點柔黃的光。我感到一種“使命感”,並且了解“生命的意義”。“ 光”裏傳來一個心念:“你要不要回去?”我想到自己四歲就喪父,成長過程充滿了遺憾。我的女兒今年也是四歲,我不忍心讓她經歷同樣的遺憾,所以我决定要回去。就在這一念之間,我回復了知覺。

後來我才知道,那次意外令我“顱下出血” ,非常接近死亡。根據醫學記錄,死亡率達到95% 。僥倖不死的5%,亦有一半和“中風”的情况一樣。我幸運地沒有任何後遺症。經歷那次“瀕死體驗”之後,我很明確地知道自己今後要做什麼、該做什麼。物質對我一點意義都沒有,我決定放棄已經非常成功的賺錢事業,返回台灣。

在“瀕死體驗”之後的五年內,我的“創作能力”變得非常之強。我的第六感,也從此變得十分之準確。有一次,我拜訪一位歌手的錄音室。一走進去,我就聞到一股燒焦的味道。結果三日後,那處果然發生火警。在9 .11事件之前,我也曾經見到一個景象。背景是美國的雙子星大廈,前面有一架類似神風敢死隊的飛機。我一直無法理解這個景象,直至9.11事件發生之後才知道。」(個案引述自「重新活回來」一書,依品凡執筆,趙翠慧導讀。)

「預言」與「未來」的真實性

上述個案顯示廖褚健先生在「瀕死體驗」之後,出現「瞬間前瞻」的「預知能力」。但這種「預知能力」並不是很強烈,只能見到某一幅有關「未來景象」的畫面,而並非一段有關「未來景象」的活動短片。“創作能力”與“第六感”亦只是一種“感覺”,並非形象化的景物。顯示廖褚健先生在「瀕死體驗」之中所回復的部份「本性」能力,在「甦醒」之後逐漸減弱,無法長久維持。如果廖褚健先生在「甦醒」之後修行「佛法」,修習「定力」與「專注力」,將會是「事半功倍」,並且足以維持已回復的部份「本性」能力。在很多不同的「瀕死體驗」個案之中,都出現類似的「感知超能力」

關於見到“未來景象”的「瞬間前瞻」,著名的「瀕死體驗」研究學者凱尼斯.林格,在他的著作《邁向終點》一書,提到幾個例子。內容大多是見到“家庭生活的一幕”,在很多年後成為事實。例如一位女士在1959年的「瀕死體驗」中,見到“ 自己在廚房準備晚餐,長女在一旁幫忙,兒子在庭院除草,丈夫洗完澡後在屋內走動”的情景。結果這一個景象在1981年變成事實。

另一個例子是一位男士在1941年的「瀕死體驗」中,見到“兩個小孩在暖爐前玩耍”。結果在27年後的1968年,這一幕景象變成事實。但也有一些例子是不準確的。例如有一位「瀕死體驗」者預言在1988年,地球會出現天崩地裂的巨變,但事實並未有發生。

究竟由這些「能力」所預測的「未來」,是否一定會「變成事實」呢?「未來」的意思是「尚未真正到來及尚在形成中」的一段時間。所以「未來的結果」是不真實的,是一種可以隨時變更的、只是推測出來的「未定型結果」。「預言」的產生,是見到一種以“投射形式”出現的景象,顯示“未來”將會發生的一些景象,依「景象」而預先言明「未來」的情况,因而得名。

為什麼會有這些景象的出現呢?這些「景象」好像「海市蜃樓」一樣,依據某些現存事物,配合某些環境條件而“投射”相關的景象。亦即是說,這些「現時」存在的事物,就是構成「未來結果」的主要「因素」。若果「因素」 維持不變,依照軌跡進行,「未來的結果」就會在成熟的時候變成「最終的結果」。當初的「預言」,就會成為事實。

但很多人都忽略一個重點,就是「佛法」所說的:「無常」— 世間沒有不變的事實。在「最終的結果」尚未出現之前,任何構成「結果」的「因素」都正在演變。依據當時的「因素」而投射的「 景象」,好像「動畫」一樣,不斷地依照「因素」的改變而改變。到最後,當初「預言」的「景象」 ,可能已經「面目全非」。

所謂「未來的結果」,只是由「某一段時間空間」的「因素」不斷累積而成的「投影」。所謂「預言」,其實只是描述「動畫」在某一刻的「硬照」模樣。由「因素」所累積的「現行模式與軌跡」若果不變,「預言」與「最終結果」的差距,將會很少。這些差距,包括「最終結果」的出現時間、內容、結構。若果由「因素」所累積的「現行模式與軌跡」有所更改,「預言」與「最終結果」的差距,將會很大,甚至令「結果」消失。

不要成為「算命、占卜、預言」的奴隸

很多人在遇到「人生的交叉點」,無法作出選擇的時候,都喜歡「求神問卜、算命、尋找“吉卜賽”預言、向“塔羅牌”求問、用“水晶球”透視未來」。這種做法,等於將重要的抉擇,放在「其他靈體的手上」,成為他們的「傀儡、扯綫公仔」。毫無意義兼冒險。為什麼不用理智的分折,去權衡“利害輕重”、判斷“得與失”的影響程度,然後作出「平衡的抉擇」呢?為什麼要欺騙自己,說這是「聽天由命」呢?「靈體」有很多種,「能力」亦存在極大的局限,加上「品性」好壞不定,將“命運”交託給「自身難保」的「靈體」,就好像玩「俄羅斯輪盤」一樣,遲早都是「死」的。

即使是回復部份「本性」能力的「瀕死體驗」者,他們以近乎「佛」的能力預見「未來」,但仍然受到「因果定律」的支配,並非必定準確的。「佛法」的答案,是最佳的答案,因為這是「因」與「果」的關係。沒有人可以準確預測未來,即使你擁有「本性」的大能力,也是不準確的。因為即使你以「歸納法」,將所有會構成「未來結果」的「因素」全部齊集,加以推算,認定及預測未來,但在「結果」尚未正式出現之前,只要加入更改未來的「因素」,未來的「結果」就會改變。亦即是說,真正構成「未來結果」的真正主宰者是「因素」,並非任何人或神的「預測」。所以有一些「瀕死體驗」者在體驗中所見到的「未來」景象,並未有真的發生。「佛法」的「因果法則」,是大自然的法則。「佛法」所描述的道理,是大自然的道理,非常科學,一點也不迷信

好像上一期文章的“個案五”一樣,奇魯戴醫生的婚姻成敗,最重要的“主角”之一,就是她自己。她的想法、取向、與處事手法,都可以直接影響「因素」累積的「現行模式與軌跡」。如果她要改寫「離婚」的「預言」,就必須從「改變自己」入手。如果不明白上述的道理,對「預言」產生「迷信」,你的「命運」,就會失去「主動權」,成為「算命、占卜、預言」的奴隸

所以「預言」並不等於「未來的結果」,兩者之間並不存在「等號」。「未來的結果」並非「預言」的產物。「預言」亦並非「未來結果」的主宰者。兩者之間,在最初的關係上,並無直接的關係。但是如果對「預言」產生「迷信」,為實現「預言」而全力投入,或者在心理上受到「揮之不去」的影響,那麼「預言」就會成為直接影響「因素」累積的主導者。

有很多人誤解 「佛法」,以為是一種「迷信」的信仰。其實觀乎「佛法」對上述事例的解釋,就可以知道,「佛法」是描述「大自然道理」的一種「真知灼見」,比「科學」更深層、更徹底。若果仍然對「佛法」存有誤解,只是因為大多數人都將「民間流傳的風俗習慣、不經任何分析對證的迷信、混水摸魚的欺騙技倆」滲入「佛法」之中,並非真正的「佛法」(待續)

返回「生命提昇」頁面觀看更多「生死教育」精選文章

前往「本會出版」頁面了解更多「生死教育」資訊

前往觀看深層 「生死教育」教學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