瀕死體驗的意義(五)

個案五:

芬蘭的拉威妮.麗娜.魯卡內.奇魯戴醫學博士,專門研究「公眾衛生學」。在拉布蘭地方政府的醫學中心工作了十三年。由於她是一位醫生,社會地位高,又是一位經歷「瀕死體驗」的人,所以在歐美很有名氣。她的「瀕死體驗」著作《死亡不存在》,在芬蘭挪威瑞典的銷售排行第一位。

她的「瀕死體驗」發生在1969年。當時她剛從醫校畢業,成為了醫生。奇魯戴醫生因急性腹膜炎,被送到醫院進行緊急手術。以下是她的自述:

「當時我全身麻醉,毫無意識。但突然之間,我發現自己飄浮在天花板,看着正在接受手術的自己。很不可思議地,我發現我可以了解正在為我動手術的醫生的想法。他的想法是“我要拿起手術刀切下去”。當他正要切下去的時候,我不知道為什麼我會知道,那處地方有一條隱藏着的小動脈。但操刀的醫生,似乎並不發覺。

我想阻止,於是慌張地大聲叫喊着“不可以切那裏,那裏有動脈呀!”但是他們好像什麼都聽不見,一下子就切斷那條動脈。血液幾乎噴上天花板,我也立刻被吸入隧道之中。

隧道裏非常黑暗,什麼也看不見。去到盡頭,迎面的是閃耀的光芒,非常温暖,充滿着愛。那種光芒實在太强烈了,令我無法直視。不由自主地,我跪在光的前方。我見到光中的影像,好像是耶穌。我聽到像心電感應般的聲音,對我說:“成為醫生並不是一件什麼了不起的事。”我當時剛剛成為醫生,感覺很驕傲,所以聽到這些話時,嚇了一跳。

那聲音叫我回頭望,於是我回頭一看,見到成千上萬的白色美麗珍珠排列在海上。那聲音說,這些珍珠象徵着人類的靈魂。波浪拍打着珍珠,每次總有幾顆珍珠被波浪拍打至岸上。這種現象令我意識到人類的靈魂,被波浪沖擊的時候,“意識”會被牽引至高處

我發現一顆黑色的珍珠。突然之間,我了解這顆珍珠正是我丈夫的靈魂。那聲音再次響起,告訴我將會離婚。我嚇了一跳,一點也不相信。因為我新婚不久,兩人都感覺很幸福。那聲音還告訴我,我有未完的使命。之後,我就回復意識。

我發現我正在接受大量的輸血。後來才知道,我在手術中失血兩公升(相當於血液總量的百分之四十) 。我將我的體驗,包括手術失敗的情况告訴醫生。但他們都否認,還說這是腦部低氧所造成的幻覺。後來我看到診斷書,才證實我所見到的都是事實。我發覺在瀕死體驗中,感受不到時間。」

究竟「光的產生原因」是什麼呢?是不是「神」的力量表現呢?為什麼「瀕死體驗」者總是聽到一些像「訓示」,來自像「神」一般的指示或預言呢?為什麼這些「預言」,某一些會成為事實呢?為什麼這些「訓示」,又總是與「瀕死體驗」者的弱點有關呢?體驗中的境象,千奇百怪。例如上述的海上珍珠,好像「靈魂集中營」,是真的嗎?為什麼「瀕死體驗」者,在「光」的體驗中,感受不到時間呢

 

跟據「佛法」的解釋,所有眾生都擁有「佛性」,又名「自性」、「本性」。是自然存在的、永不熄滅的。眾生的肉體,與眾生的「本性」,在眾生投生的時候,已經密切地連結在一起。眾生的「本性」,一直受到三種主要的力量所束縛及嚴密控制,因此無法自由顯現。這三種主要的力量分別來自:

1. 「身」的局限:令「本性」的能力受到局限。

在生時:「本性」受到肉體的控制,所有活動及表達能力,必須透過肉體進行,不可以單獨行動

死亡後:「本性」仍然受物質「身」的控制,只是此時的物質身結構稀疏,「密宗」稱為「中陰身」(過渡期的身體) ,其他「宗教」稱之為「靈魂」或「精神身」。由於此時物質身的結構稀疏,影響力細,「本性」所受到的控制亦因此大為減少,所以死後的能力與行動的自由比「生前」大很多。

2. 「引力」網絡的牽制:外界的「引力」網絡 ( 「佛法」稱為「業力」,請參看由敦珠佛學會出版的「業力不可思議」光,將「本性」的能力加以牽制。

3. 「心念」的執持:眾生本身的「心念」,帶有自我的局限、二元對立(凡事都分「主體」與「客體」,無法融為一體)、慾念,引至各種「貪念、嗔恨、愚痴」的執持,成為不同的「引力」,令「本性」的能力受到限制。

究竟「本性」在什麼情况下,才可以完全顯現呢?其擁有的能力(請參考「瀕死體驗的意義(四)」一文),要怎樣,才可以完全回復,不再受到任何力量的控制呢?

由於「本性」擁有「法身、報身、化身」(請參考「瀕死體驗的意義(四)」一文),三種不同的形態,好像「水」有「氣體(水蒸氣)、液體( 水)、固體(冰)」三種自由轉化的形態一樣。

當「水」要轉變成固體或氣體,三者互相轉變形態的時候,會牽涉「能量」的吸入或釋放。「本性」的形態轉換,亦同樣如此。當「精神身(心)」離開肉體的時候,兩者的連結要進行分解,牽涉「能量」的轉變。這種轉變中的「能量」衝擊,令困擾人心的一切內在情緒與能量 (一共分八十種,統稱「貪念、嗔恨、愚痴」),在衝擊之下完全停止運作

內在的「引力」停止運作,令原先與外界的「引力」(「業力」)因互相吸引而連結的「引力」關係,亦因為某一方的中斷而暫時終止連結。由於與外界的連結中斷,令外界的龐大能量網絡(「業力」網絡) 無法對「本性」作出控制。「本性」亦因此得到顯現的機會。一直控制「本性」能力的三種主要力量,出現「真空」期

當「本性」的“法身”出現時,由於“法身”的特性是「無任何形體、非物質、遍滿一切處、無處不在、無任何儀器或觀察力可以觀測其存在」,所以一般未經訓練的眾生,無法留住這種形態的「本性」,錯失可以徹底完全回復「本性」能力的最佳機會。

「本性」在未經訓練、未清淨的「心念」影響之下,由“法身”轉變為“報身” ,以“光”的形態出現。由於具有可見的形態,雖然强度達至一千個太陽的光度,但此時的眾生正處於「本性」能力的回復狀態,即使並非徹底完全回復,仍然有足夠的能力見到如此強烈的光。所以那些「光」,並非「神」的顯現,而是自己的「自性」、「佛性」或「本性」所顯現的其中一種形態

「光的產生原因」是「本性」在形態轉換時所產生的自然現象,是「本性」的其中一種形態,「報身」的特性。如果有科學家,具有上述的「佛法」見解及知識,將之作出研究,「生死之謎」,就會有更加具體的科學證據。人類的精神領域、心靈的視野、意識的提昇,將會得到「一日千里」的急速進步

「心」的幻象

由於「心」喜歡自我投射影像、以模式認知一切事物、以推理猜想事情,可以說是一切幻象的製造者。(請參看由「敦珠佛學會」出版之「一切唯心造」。)由於「自卑」與「 無知」,不知道這些「光」就是自己的顯現,也覺得「配不起」,所以認為是「神」、「佛」,或者比自己高級的性靈所顯現。

奇魯戴醫生說:「不由自主地,我跪在光的前方。我見到光中的影像,好像是耶穌。」“跪在光的前方”,顯示她的心態是「自卑」的。在「密宗」的修持上,必須認清這些「光」與自己本為一體,否則無法完全徹底回復「本性」的「法身」,甚至會因為進一步的「自卑、內疚、慚愧」,令「報身:光」轉入「化身:物質身」。奇魯戴醫生因為「自卑」,覺得那些强「光」,實在太神聖,因此她的「心識」自動投射她最熟悉的「耶穌」影像於「 光」中。所以很多「瀕死體驗」者,都分別在「 光」中,見到屬於他認識的、甚至信仰的「神、佛」

有學者對「瀕死體驗」者的宗教信仰及文化背景進行研究。研究發現「瀕死體驗」的具體內容,會因為經歷者的個人文化不同,而有極大的差異。例如美國印度的經歷者,「瀕死體驗」的內容及當時的感覺有很大的分別。美國的「瀕死體驗」者,在死後遇見的宗教人物多數是「上帝、耶穌基督、聖母瑪利亞、天使、聖人」等。而印度的「瀕死體驗」者,在死後遇見的宗教人物,大部份都是「亞姆拉吉濕婆克里休那」等印度教的神。這種情况,顯示「佛法」的解釋是合理而且正確的。

其實「佛法」,與科學家一樣,都認為「心理」因素,是各種幻象的主因。不同之處,是「佛法」認為幻象的製造者是「心」。「心」是主角,無論「 生前」抑或「死後」,都是主角。科學家則認為「 腦」才是主角,因此錯誤判斷「死後」並無生命,對「瀕死體驗」者所提供的確實死後證據,更加是「摸不著邊際」。

「心」有一種自我比較及反省的習慣。這些比較及反省機制的準測,來自多生多世所累積下來的經驗與記憶。當自己做了或想着一些行為,隱約地覺得有點不對,就會投射相關的幻象。所以奇魯戴醫生說:「我聽到像心電感應般的聲音,對我說:“成為醫生並不是一件什麼了不起的事。”我當時剛剛成為醫生,感覺很驕傲,所以聽到這些話時,嚇了一跳。」

“像心電感應般的聲音”,即是「自我的對話」。像「訓示」的話語,是「心」的一種自我比較、反省、及批判。“嚇了一跳”是因為她的「意識」層面,不理解「心」的自我批判功能。突如其來的批判、內心秘密的揭露,令她覺得只有「神」才會如此,所以嚇了一跳。其實沒有任何人,比她自己更能知道自己曾經做過什麼、想過什麼。即使是淡忘的記憶,亦只是潛藏着,並非消失。在適當的機緣下,它會再次浮現,成為「心」的一種自我比較、反省、及批判。

「心」還有一種自我解釋現象的功能,喜歡以模式認知一切事物、以推理猜想事情。「心」會在記憶系統中,因應當時的存在環境,以最接近的「心念」作為「引緣」,抽取不同的資料,組合幻象奇魯戴醫生說:「那聲音叫我回頭望,於是我回頭一看,見到成千上萬的白色美麗珍珠排列在海上。那聲音說,這些珍珠象徵着人類的靈魂。波浪拍打着珍珠,每次總有幾顆珍珠被波浪拍打至岸上。這種現象令我意識到人類的靈魂,被波浪沖擊的時候,「意識」會被牽引至高處。我發現一顆黑色的珍珠。突然之間,我了解這顆珍珠正是我丈夫的靈魂。」

「海上珍珠」代表「靈魂」、「海浪拍打珍珠」代表「意識」會被牽引至高處、「黑色的珍珠」代表「她的丈夫」,全部都是「以物代人」的配對邏輯。顯示她的「心」,正對幻象作出理性的解釋。但她本人卻不知道這是「心」的幻象,反而認為是「神的啓示」。這種對「面前境象」尋求合理解釋的心態,也正好啓動了理性的邏輯

「預言」的真實性

「心」還有一種自我推測,感應後果的能力。由於奇魯戴醫生正處於「報身:光」的狀態,「本性」的大能力,有一定的回復程度,這種感應未來的能力會加强。亦因為「本性」的大能力,有一定程度的回復,所以「瀕死體驗」者,在「光」的體驗中,感受不到時間。「本性」的特性是「永恆」奇魯戴醫生說:「那聲音再次響起,告訴我將會離婚。我嚇了一跳,一點也不相信。因為我新婚不久,兩人都感覺很幸福。那聲音還告訴我,我有未完的使命。」

結果是三年後,奇魯戴醫生真的離婚。為什麼有這麼多的未來,她只聽到“離婚”的未來呢?為什麼她有這麼多的親人,她只見到她丈夫的珍珠呢?為什麼是黑色的,而非白色的呢?這幾點,顯示她的記憶系統之內,排列最前,也是她當時最關心的事情,就是她的丈夫。這種隱藏性的關注,可能來自她對這段婚姻的某些不良感覺。就是這些隱藏性的關注,令到相關的幻象從「心」內投射出來。究竟她的離婚,是因為感應未來的能力極為準確,抑或是隱藏性的不良感覺,令她最後步上離婚之路呢?

如果引用「佛法」作為答案,這是「因」與「果」的關係。沒有人可以準確預測未來,即使你擁有「 本性」的大能力,也是不準確的。因為即使你以「 歸納法」,將所有會構成「未來結果」的「因素」全部齊集,加以推算,認定及預測未來,但在「結果」未正式出現之前,只要加入更改未來的「因素」,未來的「結果」就會改變。亦即是說,真正構成「未來結果」的真正主宰者是「因素」,並非任何人或神的「預測」。所以有一些「瀕死體驗」者在體驗中所見到的「未來」境象,並未有真的發生。「佛法」的「因果法則」,是大自然的法則。「佛法」所描述的道理,是大自然的道理,非常科學,一點也不迷信。

所以令奇魯戴醫生離婚的原因,是她自己對婚姻的處理方法所形成的。她的幻象中,顯示當時她對丈夫、婚姻的看法,而最終的處理方法是“離婚”。至於“我有未完的使命”,也是她對自己的一種看法,並非「神的預言」。「本性」的其中一個特性是「無條件的愛」。在「報身:光」中的感受是回復部份「本性」的慈愛,帶有「使命感」的一種感覺。不過即使只是一種看法,如果加入這是「神的預言」等等的激勵因素,所帶來的「支持感」,可以令「死後回生」的人有了一個鮮明的「目標」,促成「預言」的實現。

究竟是「預言」構成「未來的結果」,抑或是「未來的結果」映射出「預言」呢?沒有「預言」,就是否沒有「未來的結果」呢?沒有「未來的結果」 ,又是否沒有「預言」呢?究竟什麼是「未來」?又什麼是「預言」呢?那些「算命、占卜」,又是什麼呢?他們的真實性有幾多呢?如果不看答案,你能否就以上的解說知道答案呢?現在就是激發你的智慧,提昇理性程度的機會了。

返回「生命提昇」頁面觀看更多「生死教育」精選文章

前往「本會出版」頁面了解更多「生死教育」資訊

前往觀看深層 「生死教育」教學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