瀕死體驗的意義(二)

生與死的能量連線

你有沒有想過,生與死之間,有一條以能量狀態形成的線相連着。若果這條線中斷,亦代表肉體與精神身的徹底分離,真正步入一去不返的真正「死亡」呢?

下列有幾個「瀕死體驗」(Near-Death Experience)的真實個案,可以讓你一窺「生與死」的其中一種奥秘。

個案一:

大平滿先生,出事時二十五歲,居於日本新潟縣。因為胃潰瘍而引致不斷吐血,留醫期間,血壓異常地下降。在上完廁所後不支暈倒地上,陷入昏迷狀態。曾經數次停止
呼吸,多次醒了又昏迷,連續五天徘徊於死亡邊緣。其間經歷了數次「瀕死體
驗」。以下是大平滿先生的自述:

「第一天:剛開始時,四周一片黑暗。我聽到水聲,看見自己就站在水邊。由於我患的是胃潰瘍,不准進食,所以喉嚨乾渴得很辛苦,很想喝水,於是我彎身喝了一些水。那些水沒有任何味道,河道廣闊得看不見對岸。我很想到對岸去看一看,但又不想游過去,所以就走來走去,想找一座橋走過去。跟着就清醒了。」

「第二天:河流突然再次出現,我又喝了一些水。這次我留意到河水清徹見底,河底堆滿閃閃生光的小石子。由於我當時感覺天氣很酷熱,就跳進河裏游到對岸。在那裏我碰見已過世的親人,他們說:「你不要再來!對面有座橋,你快些回去吧!」他們送我回去,走到途中,我又清醒了。」

「第三天:我睡在床上,覺得自己漸漸從頭部向外脫離,飄浮到天花板。我細心地觀察時,發覺我的斜上方有一條線連接着床上的我。我在上空見到醫生、兄弟及父母。我拚命地向他們叫喊,跟他們說話,甚至去觸碰他們,但是他們都無任何反應。周圍的人都認為我的呼吸停止了,我見到醫生為我進行心臟按摩。我想告訴他們我沒事,可惜無任何人發現我的存在。我彷彿身處一片黑暗之中。感覺有種東西飛近我的身邊,想切斷我身上的那條連線。我心裏覺得這條連線很重要,不可以切斷,於是我拼命逃跑。突然又感覺到有另一種東西,跑到我的後面保護我,將想切斷我身上連線的東西趕走了。我在一片黑暗中,開始見到一絲光明。突然河流又再次出現。這一次,我可以清楚看見對岸長滿了花草。當我想到對岸時,竟然不用游泳,可以在水面上走過去。我發覺我可以穿越前面的障礙物,去我想去的地方。我可以看穿障礙物之後的景色。整個醫院的結構,好像模型一樣,我可以在上空很立體地一眼看穿裏面的情况。我在上空浮游時,只要我心裏想着去什麽地方,無論前面有幾多障礙物,我都可以穿越它們,去到目的地。可惜有些片段與經歷,我已經忘記。但我可以肯定,當時的意識是清醒的,不是夢境。」

「第四天:跟之前的「脫體經驗」(out-of-body experience,俗稱「靈魂出竅」)一樣,我又從頭部走出來。之後從黑暗中見到光明,出現一座小山丘,遍山開滿美麗的花朵。山上有一座類似希臘神殿的建築物,裏面充滿彩虹般的光芒,令人感覺很舒服。我不再感覺口渴與肌餓,只覺得心境舒暢,充滿歡欣。在建築物裏,放滿嬰兒床,很多嬰兒正在安睡,有三至四位女子在旁邊守護着。其中一個對我說:「你從那裏來的,你不可以到這兒。」當我離開時,我又清醒了。」

「第五天:跟前一天一樣,我又從頭部走出來。之後從黑暗中見到光明,再次走入建築物裏。今次我一見到那些女子便立刻離開,走進一片美麗的花田。心裏正想去別的地方,又回復了意識。」

個案一:

日本出版的《現代民話考》,書中第五卷記載了二百六十個「瀕死體驗」的事例。其中一個事例的主角,是日本神奈川濱田靜子,於昭和四十四年左右,曾經幾次進入彌留狀態。以下是她的自述:

「我在醫院的床上正在睡着,突然輕飄飄地浮在半空中。我向下望時,見到我的肉體正睡在床上。我斜斜地向額前望去,發現我前額的中央,有一條像蛛蛛絲的線連接着我的肉體。我感覺我的肉體正在承受着很大的痛苦。若果切斷這條線,恐怕我的生命也要完結了。」

 

能量線的奧祕

菲莉絲・愛德華所著的《重生》(Coming Back to Life),記載很多因「瀕死體驗」而擁有超能力的實例。其中一種超能力是可以看見超越平常人視覺領域的光線。書中記載他們看見眼前的所有人或事物,都由會發光的細絲連結在一起,因而形成一個龐大的連結網絡。

究竟這些會發光,以能源狀態顯現的絲線,代表了一種、兩種、抑或無數種情况的連結呢?這些連結與生命、死亡、命運、恩怨、吉凶、情緒、健康、壽命等等情况,又有否關連呢?於時間性方面,這些連結,又是否可以超越時空,其影響性足以遍及「現在、過去、未來」呢?既然所有人或事物都在連結網絡之內,那麼人類、動物、植物、以至一切的事物,其共同之命運、相互間的影響,又是如何運作呢?

在未探討這些問題前,讓我們先了解一些科學上的基本知識。「光」的真正身分,是「 電磁波」。「電磁波」之中包含了像紫外線、紅外線、X光等各種波段。這些波段都是以波長來區別的。人類的眼睛,對辨識「電磁波」的波長,可說是能力很有限。只有紫外線和紅外線這兩種波段之間的少數部分波長,可以辨識之外,其餘大部份波長的光線,人類的眼睛都無法辨識。這些見得到的光,被稱為「可視光」,也就是可以產生顏色的光線部份。

 

見不到的東西,並不等於不存在。當然,亦不等於存在。但若果有某些人,在精神正常的情况下見得到,能夠清楚描述出來,而且都有其共同性的話,它的存在機會率,肯定是大很多了。即使科學界尚未能夠統一及普遍地證實及認同為事實,但卻足以作為佛法對某些現象及教法解釋的註腳

在個案一裏,大平滿先生在第一及第二天,都沒有發生「脫體」現象。即是並未清楚見到自己的精神身與肉體分離。因為他當時的情况,並未危急至瀕臨死亡。「生」與「死」的能量連線,其強度仍然足以穩定精神身,留存在肉體之內。由於「生」與「死」的能量連線,其微弱的程度仍然未達到「脫體」標準。精神身仍然能夠輕微地感受到肉體的反應,所以在第一天的體驗裏,他感到口渴、很熱。由於仍然受着肉體的慣性操控,所以他覺得很累,不想游過對岸。他的精神身,連一點超能力都不能生起。

第二天的生理狀態比第一天更差,他的精神身受肉體慣性操控的程度低了一些,所以可以見到過世的親人。

第三天至第五天,由於「生」與「死」的能量連線,其微弱的程度已達到「脫體」標準,所以他的精神身,真的離開肉體。由於他的觀察力强,處事細心,所以他發現了「生」與「死」的能量連線。這條連線並非由有形的物質構成,而是以光體顯現的幼絲。一不留神,就會錯過。所以很多「瀕死體驗」者,都無法描述這一條生死連線的存在。

既然第三天至第五天才真正「脫體」,即是第一至第二天並未真正「脫體」了。那麼大平滿先生在第一至第二天所見到的,是幻覺、抑或是精神身的真實體驗呢?如果是幻覺,為什麼第一二天和第三天所見到的境象會是一樣的呢?

有一種物理性的投影現象,好像「海市蜃樓」的物理現象一樣,會投射到人的「心識」內。所以大平滿先生在第一至第二天,雖然並未真正「脫體」,但仍然清晰地見到這些境象。由於他的意識是清醒的,所以並不是做夢。亦不是精神身的「身歷其境」,因為他並未真正「脫體」。

這種物理性的投影現象,如果出現在身體壯健的人身上,由於肉體的力量比「心」力更強,「心」受到肉體的牽制與干擾,將會感受不到投影現象的顯現。所以佛法的修行人會「閉關」,隔絕一切干擾。當他們「靜坐」的時候,所有行為都停止不做,連「眼、耳、鼻、舌、身、意」的干擾都會設法關閉。因為肉體好像一個接收器,接收來自外界的一切訊息。外界的訊息,與及肉體的一切反應,都會對「心」產生牽制與干擾。這些干擾,會令「 心」的清晰度降低,所以感受不到投影現象的顯現。就等於投影機的影像,無法投射在白色的螢幕之上,引致畫面不清晰、扭曲、甚至看不見一樣。如果物理性的投影現象出現在睡眠狀態,意識模糊之下,將會構成夢境的一種。這種夢境一般都是去到一個從未到過的地方。如果睡眠狀態的意識比較清晰,這種物理性的投影現象,會令夢醒者在清醒狀態時,仍然清楚地記得夢中地方的擺設及特點。

到第三天,大平滿先生的精神身離開了肉體,由於不再受到肉體的束縛,因此精神身出現了超能力。由於心裏記掛着第一二天的境象,想再去,結果一想就到。所以第三天是真的「身歷其境」,而並非投影作用。為什麼第四至第五天的境象不同於第三天呢?答案很簡單,因為他想去新的地方。

「脫體」的最大特點,是精神身已不受肉體的慣性操控,擁有「佛法」所說的「五種超能力」,「佛法」稱之為「神通」「神」「天心」,一種天然存在的「心」(力),「通」「智慧的本性」徹照通達無障礙。「五種超能力」是

1. 天眼通

可以見到範圍極廣的「 光」波段,亦可見到現世及不同空間的人及景物,無物質之障礙。

2. 天耳通:

可以聽到波段極廣的聲音,包括可以接收現世及不同空間的聲音波段。

3. 身如意通:

來去之速度比光速更快,只要想去什麼地方,無須過程,一想即到。可以穿山下海,無物質之障礙。可以穿梭於不同的空間,並無時間及空間的限制。

4. 他心通:

可以看穿及明白一切生物的思想及感情。

5. 宿命通:

可以知道自己及一切生物的過去世、現在世及未來世的事蹟及命運。

由於大平滿先生產生「脫體」現象,所以在第三天至第五天,他的精神身出現各種超能力。不過,即使現今的人類,擁有各種不同的能力,亦會因為思想的束縛,或者不同的原因而削弱了能力。所以剛死的人或剛嘗「脫體」經驗的人,亦要經歷一段時間的適應與發掘,方可全面發揮超能力的功能。

「生」與「死」的能量連線,操控着生與死、脫體的能力、精神身的能力發揮、精神身的感覺等。連線的能量強弱,令「瀕死體驗」者產生不同程度的幻境投射現象。

根據「佛法」的真理揭露,所有一切的現象,包括一切人類認為真實不虛的物質世界,都是由無數不同的精神身共同投射的幻境所構成,所以都是暫時性的,始終會消失的,這亦是幻境的一種特點。

所以大平滿先生在第二天所見到的過世親人,其實是一種「心識」的幻像投射作用。因為藏傳佛教的「西藏度亡經」裏,清楚敘述死後,無論他的超能力有多强,都會被另一種由強大能量網絡所構成的力量所控制。死亡者都是不由自主地飄泊到其他地方,或者再次投生為不知何種形態的生命。能夠等待在世的親人死亡,去迎接親人的情况,非常罕有。這種罕有的情况,通常只會出現在剛死亡不久,在強大能量網絡尚未對他產生遷變作用及尚未投生前,適逢在世的親人瀕臨死亡,引起他的眷戀而前往迎接或相伴。

「瀕死體驗」者或真正死亡者的臨終遺言,訴說有過世的親人來迎接,大多數是因為腦部的逐漸壞死而出現的現象。就等於大部份老年人一樣,近期記憶消失,只留着遠期的記憶,是一種自然的物理現象。心理的渴求、潛意識的作用、加上自然的物理現象,形成了幻境。

不單如此,根據「西藏度亡經」的敘述,死後的人會見到自己由出生到死前的一切影像畫面,更會發現自己回復八至十六歲的青春樣貌。這些都是生與死的連線即將切斷,肉體、腦部分解時的物理變化,操控着精神身的感覺,令「心識」產生幻像投射的現象。

這種生與死的連線,將斷未斷時所產生的相互影響與幻境,大約會持續三天半。若果此線真的斷了,死亡者所見到的境象,將會是另一番光景了。這個亦是相信「瀕死體驗」與只相信「腦內現象」的人,互相爭論,卻又無法拆解的死結之處。若果他們知道真正的答案竟然是兩種現象同時存在,兩種理論皆對的話,科學在這方面的進展,將會是一日千里。 下一章的探討,將會更深入地拆解這些死結。亦會解釋「能量線」與及其網絡的深層奥秘。

 

返回「生命提昇」頁面觀看更多「生死教育」精選文章

前往「本會出版」頁面了解更多「生死教育」資訊

前往觀看深層 「生死教育」教學影片